傍晚,另一個銀蛋先生來幫我測胎心音,這位金門來的老兄和章魚燒先生是不同的典型,他擠的醬汁沒有章魚燒先生那麼多,也擠得很準,完全沒有觸診就在右邊肚子掌握了寶寶的心跳,不過他很神奇地把監測器推到左邊找了好久,我很想跟他說我肚子裏只有一個寶寶,剛剛那個就對了呀!他不死心,又用監測器把我的肚子抹上滿滿一層厚厚的Jelly,我很有禮貌地問他胎心音多少?他那還放在我左邊肚子的監測器不曾移開,我什麼也沒聽到,卻聽到他很認真地告訴我:「140!」然後用紙巾在我肚子上一抹就逃走了。頓時,我從東洋風味的章魚燒晉升成為法國可麗餅,我想,這一班銀蛋先生真是多才多藝,要是辦起園遊會一定有很多好吃的東西!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