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5678.jpg

記得有一次和餡坐公車,經過大湖公園邊,餡指著從大樹上垂下來的牽牛花,說那個花好漂亮。我跟她說那叫牽牛花,是會爬到樹上的植物,它們會爬到樹上,從樹上垂下來,等到整棵樹被它們包起來的時候,大樹會因為得不到陽光而枯死....講著,講著,覺得像是在描述自己的光景。

餡餡從小就是特別粘我的一個孩子,餡爸和我一起照顧她直到四、五歲才出去當上班族,可是餡獨獨偏愛和我在一起,一直以為餡不過就是跟我緣份比較深的孩子,直到米花出生後,我才知道餡餡有多麼特別。

餡餡從小就是個安靜而且很乖很乖的小孩,她的記憶力很好,兩三歲的時候可以把好幾本我愛瑪婷一字不漏地記下來;她很惜皮,從來不必擔心她像其他孩子那樣暴衝受傷;她很粘我,連和她幾乎也是24小時相處的餡爸都到一歲以後才能自然地抱到她,就更不必說其他的親戚是怎麼被她拒於千里之外了!因為她很粘著我,帶她出門我幾乎不必擔心她亂跑走失,因為她個性溫和,語言發展又很早,我以為她在學校裏會是個受人歡迎的小朋友,因此我幾乎沒有為她將來要上哪所小學而操心,反正學區內的小學口碑不錯。我知道她怕生,適應新環境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所以在大班的時候讓她轉到學區內小學附設幼稚園,讓她早一點開始適應學校的硬體環境,附幼裏的老師很投餡餡的緣份,只花了兩、三周的時間就和餡餡講到話﹝之前是半個學期都沒講話,老師一度以為她語言發展遲緩﹞,新學校裏的孩子大多將來要讀同一所小學,我一直以為這樣對餡餡會是最好、最自然的安排,直到幾周前餡班上的愛心媽媽告訴我餡在學校裏都一個人玩....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小時候,國爸搬來了老家社區裏的第一架鋼琴,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那架鋼琴花了老爸多少錢,不過當時搬琴工人的吆喝聲在記憶裏迴盪了三十年。老爸說,那架鋼琴的錢是他從喉嚨裏一塊錢一塊錢捏出來的,還記得那時我半信半疑地一直盯著他的喉結看,完全無法想像喉嚨裏怎麼能捏出錢來。那架鋼琴在我護專畢業時被搬到台中後,我幾乎再也沒有彈琴。

如今,餡餡也開始學鋼琴了,和我不一樣的是她練得很勤快,每天放學後我就帶著她和米花到琴房練琴才回家吃晚飯,餡似乎很珍惜學琴的機會,雖然還是時常晃神發呆,可是練琴這件事她倒是很甘願,也許是老師看我每天帶兩個孩子跑琴房有點狼狽,剛好她們有間合唱教室急著要收了,二手琴商估的價錢低於她們的期待,她們覺得與其讓二手商賺走價差,不如把琴給有需要的人,就問我想不想買琴。老師急著要處理掉教室裏的物品,而我一聽那琴的價格與老師口述的狀況,迫不及待地約了餡爸一塊去看琴,出門前還跟師母討教了選琴要注意的細節,然後帶著相機和小孩,就出門了。

DSC05191.JPG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