餡餡讀的幼稚園有不少原住民小朋友,也有不少新台灣之子,丸子當初會選定這個園子,原因之一就是餡餡在這裏可以體驗台灣的多元文化。


園長一直希望能有家長來講故事給孩子們聽,讓小朋友們有機會聽到老師以外不同大人說話的聲音,因為覺得園長的立意良善該有家長一起響應,所以餡餡還沒去上學,我就自告奮勇先當起了故事媽媽,剛開始只有我一個媽媽到園子裏為孩子說故事,後來慢慢地也有其他家長加入,園子裏每個學期會辦一次故事家長培訓,邀請不同的專家到學校裏傳授經驗,對象主要是學生家長,如果社區附近也有家長想參加,園長也歡迎。去年看了社區公告,參加學校辦的故事家長培訓,當時餡餡年紀小還未入學,不過因為那次的活動我認識了一些園子裏的學生家長,閒聊當中也得知他們養育孩子的觀念和對這間學校的觀感,這些種種,後來也都成為我選擇這所學校的原因之一。


那次,我注意到一位印尼華僑媽媽,今年的故事家長培訓她也來了,她總是默默地在一旁聽大家說話,課程還沒開始的時候,我總是看她靜靜地在一旁閱讀,課程中做道具,她的手藝一級棒;講故事演練,她的表情最是豐富。聽說她的孩子語言發展遲緩,要定期帶去治療,而她總是說自己國語講得不好,覺得是因為這樣才讓她的孩子發展不好。


每次看到她總覺得很心疼,我是如此幸運可以自由地使用我所熟悉的語言和孩子說話,可是,許多嫁來台灣的外籍新娘和原住民媽媽的處境就不是如此了。記得上回參加龍應台的新書發表會,龍女士很為台灣的外籍新娘抱不平,她說自己在德國做了好幾年的外籍新娘,從來沒有人阻止她用母語教育自己的小孩,她的孩子在上學之前,和媽媽溝通的工具就是華語,不是英文,也不是德語,是媽媽的母語。


餡餡上學後,因為初期適應的關係,我必須花比較長的時間待在學校裏。偶然的機會下跟園長談到這個問題,我告訴園長,這園子有得天獨厚的長處,就是有來自不同文化的家長,有新台灣之子,他們的媽媽不是華人;也有原住民,如果來園子裏為孩子說故事的家長不限用國語,那孩子們就有機會聽到不同的聲音,原來世界上的人用不同的語言在說話。我以龍女士的經歷作為例子,沒想到園長對龍女士的新書也很有感觸,她感慨地說園子裏一些外籍媽媽一定也都很想用她們的母語和孩子說話。


有一次中午接孩子,遇到那位令人心疼的印尼媽媽,我跟她說:「我認識一位遠嫁英國的台灣媽媽,她說她一點也不擔心孩子英文講不好,母語是英文的人是孩子的爸爸,他們又住在英國,孩子英文講不好,當然是要爸爸負責任。孩子國語講不好不是妳的錯,在妳們家,母語是中文的人是爸爸不是妳。所以妳一定要有自信!」印尼媽媽起初愣了一下,不到三十秒,她大笑了起來,說:「對厚!爸爸只會講中文,我不但會印尼話,還會講英文呢!」


後來再見面,我跟她說如果她願意到園子裏為孩子們唱唱印尼兒歌或講講印尼風俗,我很樂意早一點帶餡餡來上學聽她分享。她回答我說她的中文有口音,連自己的小孩都聽不大懂,她怕到學校裏帶活動,小朋友聽不懂她在講什麼,然後,多事的丸子又自告奮勇,說:「我真的很希望餡餡有機會可以聽到印尼話印尼歌印尼風俗或印尼菜,如果妳有意願,我願意做妳的翻譯!」


有時候回想起來自己實在很衝動,我也不知道用這樣的方式邀請對方究竟合不合適,但是我就是覺得,媽媽應該要有自信,尤其是對自己的文化。


印尼媽媽:「印尼話很簡單不值得學,學會了要做什麼?」


丸子:「現在基金當紅的叫作東協,東協是僅次於歐盟的大經濟體,我們的小孩長大之後也很有可能要去東南亞賺錢,如果妳的孩子會講媽媽的母語,了解印尼的風土人情,那麼以後如果遇到機會要去印尼做生意,妳想想他會佔多大的優勢?我知道在台灣有些人不讚成外籍媽媽用母語教育自己的小孩,甚至反對外國人嫁來台灣,但是如果以培養經商下一代的觀點來看,誰會跟錢過不去呢?就算我們的小孩將來不做生意,如果我們的小孩將來從事醫護相關工作,遇到來自東南亞國家的病人,能用對方熟悉的語言打個招呼,會給病患多大的鼓舞啊?」


我看到印尼媽媽點著頭,心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唉!想當年要是政府不阻止媽媽用母語和孩子說話,現在政客們也不必為了鄉土教學課程安排而在議會殿堂上動肝火了不是嗎?


我真的很希望餡餡有機會多聽見來自不同文化的大人訴說著自己文化的故事,也希望看到更多外籍新娘、新台灣之子能夠越來越有自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oing 的頭像
zoing

雞肉丸子過日子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