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學期起我也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餡餡成天在喊她好害怕,可是講不出在怕什麼,反正就是飯吃到一半會害怕,廁所上到一半討抱抱那種症頭,餡餡從小依賴媽媽比較多一點,所以她沒講原因,我們便都以為是撒嬌或安全感的需求,沒太在意﹝當然她要抱我們有抱,她要陪我們也都在她身邊﹞,只不過這陣子症頭越來越嚴重,一會說她不想去上學,一會兒說她要搬家,要不然就是她不要待在家裏但也不要出去玩.....我覺得有點說不出來的怪,老師告訴我她在學校一切正常,課業還算跟得上進度,與小朋友之間也合睦相處,但是,她在家裏就是不對勁啊!

到了離現在更近一點的這陣子,她說她害怕去上學、害怕待在家裏、不敢住在這個房子裏,上周四餡餡上呼吸道感染還沒好,我帶她搭兩站公車去看病,因為有善心人士在搖搖晃晃裏讓位,所以我讓她坐而我站著,她牽著我的一隻手,我另一隻手抓著扶把,就在快要下車的時候紅燈亮,趁車子停下來我想把車票拿出來,結果鬆開了她牽著的手,餡餡當下歇斯底裏地大喊大叫,把我和路人都嚇了一大跳!

我開始覺得事態不對了!她的害怕不像裝出來的,更不像是為了要討抱抱和爭取與我單獨相處的機會﹝補充說明一下,這陣子餡的媽媽需求量大,每天晚上她跟我睡,生病是我帶她一個人去看醫生,每個周末安排和我單獨相處的時間,每個月有一至兩次參加活動或聽音樂會的時間,我都只帶她一個,米花才是被晾在家裏的孩子,若是這樣還被判定和媽媽單獨相處的時間不夠,那我真的無能為力了!總不能因此把米花送給別人養吧?﹞說她在害怕,其實更像是恐慌。

大大大前天,餡餡夜裏惡夢大哭大叫,說她在學校被同學打,仔細一問還真有此事,她被她的同鞋用湯匙敲頭,我問她打人的是誰,她卻連名字都講不出來。

隔天,我告訴老師夜裏發生的事,放學的時候我問餡餡:
「老師有處理嗎?」

她點頭

丸:「那打人的是誰妳知道?」

餡:「是XXX啦!」

...她笑了...
那是從小班起一直很照顧她的小男生,我還親眼看到這小孩子餵餡餡吃午飯、幫她換室內鞋!

丸:「那同鞋跟妳道歉沒?」

她點頭

丸:「那妳原諒他嗎?」

她點頭

好唄!我就當作這件事結案了,沒再繼續追究。

大大前天,餡餡夢寐以求的聖誕樹送來了,我們早早接她回家,吃完晚餐,開始組裝,聖誕燈亮起來的剎那,原本笑嘻嘻充滿幸福的餡餡又哭了!我抱著她像搖貝比一樣地拍著哄著...

丸:「怎麼了?」
那天才聽餡餡同學說,餡在學校常被欺負...不過四歲小孩講話常澎風我也是了解的...

餡扁著嘴,滿臉淚

丸:「被同學欺負?」

餡把頭捚在我肩膀,點頭

丸:「同一個人嗎?」

餡:「不同人。」

丸:「哦!」
...餡餡這個班裏許多小朋友都是一起從小班升上來的,再加上一直以來到學校去講故事的關係,我認識他們,他們也認識我,他們的班風不像是會霸凌...如果一群四歲小孩若還能假裝到大人感覺不出來,那真的太恐怖了點...

那天晚上,餡爸和我安慰著她,教她遇到同學對她做令她不快的事該怎麼應對,隔天上學時我當然也把這事提出來跟老師討論,老師跟我打包票,說絕對沒有小朋友這樣欺負人的,不過我倒不是說別人絕對不可以欺負我的餡餡,餡餡班上的同學幾乎人人認識我,我也熟悉他們,我想要老師幫忙的是讓餡餡學會遇到同學對她做令她不愉快的事時該怎麼辦,多鼓勵她講話,給她一個可以投訴的安全感,畢竟我們無法目不轉睛地保護她,對於被欺負的認知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老師同意了,說會再作安排,請班上跟她要好的同鞋一起幫助她。

那天放學時,老師特別告訴我她在學校一切正常,回家之後沒多久,她又哭了!這回不是同鞋欺負她,而是她想搬家...

餡:「我不要住在這裏,我要搬到很遠的地方!」

丸:「妳想搬去哪?」

餡:「很遠很遠的地方!」

丸:「為什麼想搬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之前我們說要搬去基隆,妳不是還哭著說要住在這裏嗎?」

餡:「這裏有地震!」

丸:「哦?可是到處都會有地震啊!最沒有地震的地方在沙烏地阿拉伯那裏,那裏的地層很古老,但都是沙漠,而且那裏的人對女生不大好,不適合我們去住。﹝天曉得那裏真的絕對不會有地震﹞。」

餡:「我要搬去別的地方!」

丸:「別的地方就沒有小捷運了耶!妳不是最喜歡小捷運嗎?」

餡:「.....」

丸:「而且妳的學校就在這裏啊!搬去別的地方的話,沒有小捷運,上學也會變得很不方便,要花好多時間坐車子,那就沒什麼時間可以玩玩具了說....」

餡:「那搬到這附近好了。」

丸:「這附近的房子,我們只買得起現在住的這一間耶!」

餡開始大哭:
「我怕地震~~~~」

餡:「我在學校有看一個影片,有地震跟火災,裏頭好可怕,我怕地震來我會沒有地方住....」

餡爸聽了馬上帶她上網認識三大地震帶和地震時我們該怎麼辦,我們還一起找出了家裏發生地震時最安全的地點,像冰箱前、電梯機房角角邊,餡也很有概念,說不能躲在桌子下面,要躲角角邊....她果然上課有聽進去!

嗯....昨天早上我遇到老師,問了那個影片的事,老師說是四月看的防災教育影片,我想借影片回來研究一下餡餡究竟是看到什麼東西嚇成這樣,老師說她找一找。聯絡簿上我也請老師留意防災教育時別把小孩刺激過度,希望協助安撫一下餡的情緒,結果老師回應我下次再做防災教學時會留意並安撫餡的情緒.....問題是....我們觀察到餡餡在學校一切正常,連故事媽媽都說她在學校很正常,老師也沒發現異狀,放學後帶她在中庭玩耍散步也都好好的,異狀都在回家後,我想也許多安排點體能活動對情緒穩定有幫助,於是今天提早接她去健走,然後參加社區發展協會辦的空手道,玩玩嘛!如果她有興趣學,我是不是可以少擔點她被同鞋欺負的心?只可惜空手道老師請她大班再來正式上課,現在還小,可以在一旁旁聽兼玩樂,小妮子果真沒啥耐性,暖身操還沒做完她就想離開了﹝不過那暖身操也做了三、四十分鐘﹞,我們在中庭跑來跑去,到了回家的時候,她又來了,就在我們回到家洗完手坐在地上的時候,她突然放聲大哭,說:

「我要全家人都站在門框下面不要動,這樣才不會被房子壓死!我好怕死....我什麼時候會死掉?」

歐麥尬....

老師!我等不到下次防災教育才安撫小孩情緒,餡餡在學校到底是看到什麼東西啦?再醬下去,我們都要去看心理醫生!

浪友迴響

創作者介紹

雞肉丸子過日子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citi
  • 秀秀呢 小朋友有時都莫名奇妙的害怕
    四月的影片好像有點久了 是不是因為最近台灣常地震
    讓她想起那影片?

    ETHAN最近也是在怕恐龍 因為學校在敎恐龍
    不過他還好 只有睡覺前會怕一下
    平常就一直在講恐龍的故事
  • 最近我覺得地震沒有特別多耶.....以前地震來她都不怕,還說那是地球在坐搖搖.....也許四月看影片時她還不懂,現在懂得怕了....

    zoing 於 2009/12/09 10:03 回覆

  • 阿瓜
  • 哇..餡餡跟瓜姨一樣
    我也好怕地震呀!!!!

    小朋友好像比較會擴大他們的情緒??譬如說其實沒那麼痛但就是會說好痛之類的?!
    如果我遇到這狀況,真會不曉得該怎麼處理
    丸子同學請再繼續報導後續的狀況喔..
    希望餡餡可以很快克服她的恐懼感!!
  • 我倒不覺得他們擴大情緒,講話膨風是會的(例如你打我?我要叫我爸爸開坦克車來壓死你.....之類的),也許在小朋友的心裏,真的就是那麼痛那麼怕吧.....

    zoing 於 2009/12/09 10:02 回覆

  • 繁縷
  • 不知道丸子姊信不信傳統民俗信仰??
    (我猜想丸子姊有信仰淵源應該是不信)
    真的都找不出原因的話
    要不要考慮帶餡餡去收個驚???
  • 餡爸小時候曾經被帶去收驚,結果回來哭得更慘.....

    zoing 於 2009/12/09 10:00 回覆

  • ibs
  • 我記得我小時候時
    也常常會這樣
    其實我只要有做過惡夢後
    就會這樣
    只要看到太陽下山
    我就會莫名害怕
    記得一直到國中才變好
    我覺得是很沒安全感才會覺得害怕
    我媽都會帶我去收驚或拜拜
    對我來說收驚或拜拜是有效的...
    所以每次做惡夢時都用這招...
  • 餡爸小時候曾經被帶去收驚,結果回來哭得更慘.....

    zoing 於 2009/12/09 10:00 回覆

  • 悄悄話
  • 小雨
  • 怎會這樣?感覺好像滿嚴重的...好讓人心疼的餡..
    只有找出原因才能幫她了
    不知道丸子給餡講過生死的話題了嗎?
  • 生死話題家裏是有一本獾的禮物,不過餡沒主動挑我不會主動講,今年餡的阿祖住院時我帶她去探望過一次,那時阿祖病重,餡是她親眼看見的第一個玄孫,那次去探病,是見阿祖最後一面。
    阿祖過世的消息我沒特意強調,餡只知道阿祖年紀很大生了重病後來就上天堂去了,火化告別禮拜都只有我去參加,餡和米花待在家裏。

    zoing 於 2009/12/09 09:48 回覆

  • 汪汪
  • 晚上有地震..餡沒事吧..20元的勇氣還在吧
  • 在!

    zoing 於 2009/12/30 19: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