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以為是最近遇到小人衰事,沒想到原來這把火一年多前就開始燒了,只是遲頓的我到這一兩天才知道....

剛開始,我為了餡餡而改變自己,努力學習與她困難有關的各種學問技巧知識和遊戲規則可以說是到了不眠不休的瘋狂地步,漸漸地,我發現我所學會的這些技巧知識遊戲規則可以幫助身旁與我境遇類似的家庭及孩子,我開始比以前懂得如何與這類型孩子互動,也開始可以因著過往粗粗淺淺的經驗,陪伴一些與我有類似境遇的家長,我做得仍然不夠細緻不夠周全不夠好,但是我開始啟航,也願為了這一群孩子和家庭而改變,成為更好更有實力的助人者,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希望將來能有更友善的大環境,對每一個孩子都有好處。

老實說,我和餡餡米花都還有極大的進步空間,要教養一個天生少好幾根筋的孩子實在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我雖然不像一兩年前那樣不眠不休像發瘋似的生吞活剝書籍資料,但仍然繼續學習,希望能為這類型的孩子建立資源,希望能讓廣大的地球人對這個族群多一些理解與寬容,在我身邊的人,不論是不是特殊生家長,大多都對我們十分善意,也願意在能力範圍裏一起為後代做些努力,這對我而言真的是極大,極大的激勵。

我依著教育當局設定的遊戲規則為我的孩子申請各種資源,一路上很幸運地遇到許多貴人指引迷津,我沒有要求任何一位老師為我的孩子開任何一扇不該開的後門,卻依然遇到不明理的普通生家長,一面倒的熱心,把其他她所認識的特殊生家長帶去要求老師比照和餡餡一模一樣的規格,甚至在背後放話中傷威嚇,弄得老師難做人,雖然不是我造成的問題,卻讓我對老師感到很不好意思....

我的兩個孩子好手好腳長的是人模人樣,智力和其他孩子沒有太大差異,不吵不鬧不卡住的時候跟一般孩子幾乎是一模一樣,除了在社交情境下常常沒有招,以及情緒強度只有0和100沒有中間值之外,她們好像....也沒什麼太大問題....雖然我知道這個環節現在不設法解套將來必成大問題,但在不了解的人眼裏,我不過是太過緊張焦慮,小孩長大就好了,幹嘛現在擔心那麼多給她們上那麼多課?

老師依著她們普教、特教上的專業素養,針對我的孩子設計安排合適的課程,卻無端遭受質疑,只因為我們是被「盯上」的....

該怪我太積極嗎?還是雞婆到有剩得到的報應?

雖然知道不是自己的問題,雖然知道應該要為了做對的事情繼續努力,卻多少有點擔心,擔心會不會老師因此受影響,進而孩子得不到應有的協助與資源....

昨天在許鈺鈴老師的分享會裏,我悟到....原來這就是被誤解的處境,特殊生家長是受傷的靈魂,即便人生有太多值得我付出關注的人和事,卻也不得不坦承自己的軟弱,不是我一直在意這些小鼻小眼的小動作,而是真的會擔心孩子的權益受影響,孩子是無辜的,因著教育體系底下並非每位老師都有處事處世的智慧,因著世間並不全然是明理的大人,這份擔心,恐怕永無止境。

曾經自我感覺良好地以為自己是個先進的流體機器人媽媽,但是真的遇到小人,我更覺悟自己只是個肉做的母親,我的堅強與軟弱與其他人無異.... 願,這一切的一切成為養份,願這些養份讓日後的我成為更好的陪伴者,在往後的路途上,低一點高度,多一點智慧,世間不全是好人,但我卻想讓人間變得更好....這一切,

為了餡和米花,為了所有的小孩,為了愛。

謝謝這一路上支持我、栽培我、鼓勵我的夥伴們,我會努力超越自己,成為心靈的強者。

創作者介紹

雞肉丸子過日子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ay
  • 辛苦啦~
    心靈強者交給你,我繼續當我的弱者,科科~add oil!!
  • mimi mami
  • 加油!!!
  • 吳玥璇
  • 媽媽加油,我支持你
  • 謝謝

    zoing 於 2015/02/12 21: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