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老爹過世之後,後事很快地在進行,他的遺體在復活節當天火化,而追思禮拜則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內辦理,我們夫妻兩被托付的責任,是擔任追思禮拜及安庴禮拜的攝影。

好在追思禮拜有事要忙,否則光看到老爹的照片就讓我忍不住想落淚,更不必提整個過程都在回憶老爹在教會事工上的事績。餡爸告訴我,後事快快辦早早辦是對的事,他回想起他的父親過世時的情況,他說,等後事都辦好,活著的人才能夠開始復原,慢慢回到本來的生活軌道裏。我很感謝他在這些日子以來的一路相挺,丸子實在太粗心,在老爹火化的那一天還心裏有點抱怨他拖拖拉拉,但他陪著我從一殯到二殯,從老爹的告別式陪到火葬場,一殯和二殯都是他熟悉的地方,他在那裏送走九二一被奪去生命的至愛親人,他曾是孝家,在殯儀館裏也看過、體驗過許多不合理的地方,重新陪丸子回到現場,讓他想起他的父親以及當時的傷痛。

老爹過世後餡爸特別交待我要常常跟楊老媽保持聯絡,有空老媽媽情況也許可就帶餡餡去陪陪她,他說餡婆在喪偶後的頭幾年,每逢節慶都顯得特別落漠,他說接下來的大節日是端午節,叫我千萬要多打電話去關心。老爹過世後確實常打電話給楊老媽,不過老人照顧老人的結果就是老老人過世後,小老人也累壞了!每次打電話去我都不大敢多聊,因為老人家聽起來很需要休息。今天,楊老媽收到這些照片,特意打電話給我,令人高興的是她的聲音聽起來元氣多了!

老爹過世前的幾個星期,小老人和老老人住在同一家醫院不同樓層,老媽媽怕老爸爸擔心,住院期間還天天坐輪椅到老爹房門口,起身走進去陪伴老爹。她說老爹過世後她整整睡了二十八天,睡到覺得自己再不起床走一走恐怕忘了腳要怎麼用了!不過這個星期比上個星期有進步,中醫持續地調養,加上一周三次到公園裏去運動,讓她感覺身體漸漸硬朗起來,許多大毛病小毛病都持續地改善當中。

今天跟老媽媽通電話的現場是在廁所,丸子正陪小妮子蹲馬桶,餡餡一面學著媽媽講話一面拿著書揮來揮去,老媽媽聽到孩子的聲音告訴我,她好想看看孩子……

我想,雖然老爹的久病讓她心裏早有準備,或許喪偶的傷痛遠遠大於預期,但是她已經慢慢地回到原來生活的軌道裏。

復原,已經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雞肉丸子過日子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