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米花快五個月大了,肚子漸漸藏不住,懷第二胎的心情很奇特,不像第一次懷孕那樣懵懂未知,但路人甲乙丙丁的反應倒是很出人意外。


記得很久很久以前的有一次,我背著餡餡扛著手推車帶餡餡出去玩,回家路上遇到一位鄰居,她不但幫忙我把手推車搬下公車,還一路上與我分享她為人母的經驗,因為我們一直就有打算生兩個小孩,但是全職照顧餡餡所花的精神體力與財力有點出乎預料,讓我當時有點懷疑養兩個小孩的計劃是不是超乎現實。那個媽媽也有兩個孩子,但都上學去了,所以她有時間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她說她也是全職帶大兩個小孩,起初確實很疲惓,但過不了多久,發現帶一個和帶兩個花費的體力與精神是差不多的。


雖然那次分手後我們不曾再見面,但她的一席分享卻一直令我記憶猶新,看到餡爸和餡姑一路走來的革命情感,再加上過來人分享的經驗,我默默地希望能為餡餡添個弟弟或妹妹,即便我們起初辛苦一點,但有一天我們不在了,姐弟兩若遇到什麼事情不會沒有人商量。我知道出門靠朋友,但有些事情遇上了,真正能一起擔當的只有家人。也因此,我很早就想好老二的藝名,雖然大家聽了都笑著說昏倒,但我自己是覺得雞米花這名字很可愛。以下,是這五個月來﹝應該說是最近肚子大起來之後﹞有趣的場景,跟大家分享路人甲乙丙丁對於生兩個小孩的不同反應:


場景一


路人甲:「嘩!懷孕了耶!真是恭喜。」


丸子:「謝謝。」

…老實說經歷過生完餡餡後荷爾蒙大起大落的產後憂鬱,想到要再來一次確實有些心發毛,也不知道這雞米花是好帶還是不好帶…


路人甲:「知道是男是女了嗎?」


丸子:「嗯。上個月有照到小雞雞啦!」


路人甲:「哇!很好耶!湊成一個好字。」

…好花錢啊!為了給餡餡一個自己的房間,我們砸下重金買了一間房,如果真是個男孩,總不能讓姐弟兩同房到長大吧?唉!台灣的經濟啊~~~~


丸子:「謝謝,不過還沒生出來都不能百分百確定的啦!」

…我就聽說有照到手指以為是小雞雞的例子…


路人甲:「不會啦!男生很好,男生很好。」

…是男是女都好啦!健康最重要。好在餡婆沒有重男輕女的症頭,我這為人媳的心理壓力也小些。不瞞各位說,我們夫妻兩本來比較希望是女孩,不過男孩也很好,平衡一下。不然家裏連小光小龜都是女的…


這是最常見的場景,很通俗,雖然我們有我們的想法,但是面對這種充滿正面能量的反應,真的是充滿感恩啦!


場景二


路人乙:「妳懷這胎會不會害喜?」


丸子:「比懷第一胎時,是有一點。上一胎只要吃飽就沒事,這一胎餓了想吐飽了胃痛。」


路人乙:「是厚!我懷孕時也是吐到一個不行耶!*&^%$##$%^&*_*&%^*%…………多慘啊………&%^&*()&^%$#$%^&*()…………………」


丸子:「……………」


有時候覺得我的懷孕好像成了另一個前輩的救贖?


場景三


路人丙:「妳老大的反應最近如何?」


丸子:「啊?」


路人丙:「就是會不會吃醋啊!有沒有特別不可理喻啊?」


丸子:「好像有一點厚,不過兩三歲這個年紀好像本來就比較不可理喻一點。我們有在積極處理啦!」


路人丙:「厚!到時候妳就知道了。」


丸子:「啊?」


路人丙:「等寶寶出生妳就知道了!好戲還在後頭咧!」


丸子:「啊?」


路人丙:「妳不要以為現在老大沒事就沒事,反正等著瞧就是了。」


…Shock!感覺得出這位丙前輩的二胎經驗相當不順利…


場景四


路人丁:「肚子餓不餓?我有土司麵包。」


丸子:「謝謝,我剛吃飽才出門的。」


五分鐘後


路人丁:「要不要吃餅乾?」


丸子:「謝謝,我不餓。」


五分鐘後,丸子從包包裏拿出路上剛買的阿華田……


路人丁:「孕婦不能吃冰的啦!」


丸子:「啊?」


又過了五分鐘


路人丁:「請妳吃糖果。梅子口味的。」


丸子:「哦!真謝謝。」


兩個多小時,丁前輩端出了麻糬、泡麵、紅豆餅、梅子糖、餅乾和土司麵包……


可是……我真的不餓啊!


真的不餓?


來個鱈魚堡似乎不錯……


好吧!孕婦真的很容易餓。


本來以為人生只有懷第一胎時最享受,畢竟雞米花入住五個月了,我確實大部份心思都放在雞肉餡上,不像上次懷孕那麼單純地照顧好自己就行,不過在許多個類場景一和場景四之後,說真的,感謝各位,我開始覺得懷第二胎也滿享受的。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