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元節,也是國哥的農曆生日。


據說國哥原本希望有個弟弟,在醫院裏聽到我是妹妹的時候表情很失望,國媽問他:「你要把妹妹帶回家嗎?如果你不想要,那我們就把妹妹留在醫院裏。」國哥想了很久才勉為其難小聲地回答:「我們還是把她帶回家好了!」


國哥和丸子相差四歲半,嚴格說起來,他的專長並不在照顧弟弟妹妹,卻一直在用自己的方法罩我。記得有次家裏飛來了蜻蜓,國哥問我想不想要,小丸子點點頭,國哥拿了條大毛巾用力一揮!蜻蜓飛走了,不過日光燈倒是被打下來。在古時候家法嚴峻的年代,國哥當然少不了一頓揍,國爸氣呼呼地修理完小孩走到書房去生悶氣,剩下小丸子在房門口看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國哥。那時丸子不到六歲,跑去向國爸求情,哥哥挨的這頓揍只因為想抓蜻蜓給我……


沒多久,我們搬離了那個蜻蜓會飛進屋子裏的小平房,住到公寓裏去,我們兄妹兩在打打鬧鬧中長大,國哥高中到外地去讀書,我們相處的機會越來越少,老實說我一直很崇拜哥哥,一直覺得他很厲害,每次假日返家,我們總是可以徹夜聊到天亮,我很喜歡跟哥哥聊天的感覺,雖然不常在 一起,生活仍然有連結。青春期的那段日子裏,我們三更半夜跑去便利商店買泡麵、研究即溶咖啡要加多少水比較好喝,媽媽不在家時我炒蛋炒飯他煮玉米湯來招待國爸,偶爾還會偷偷倒外婆寄放在家裏的洋酒嚐嚐味道……


後來,我們各自出了社會,各忙各的,不過偶爾聚在一起的時候還是有聊不完的話題,國媽病後,我們一起去學針灸、商量長輩的健康問題,在我出嫁前,國哥國嫂搬到離娘家路程五分鐘的新家以便就近照顧年邁父母,還記得國哥國嫂帶著即將出嫁的我去逛百貨買新衣服,那時我好擔心以後再也沒機會跟國哥一起聊天逛街壓馬路。


我很喜歡自己有個哥哥,一度希望自己也能生一對兄妹,不知道國哥當年勉為其難把妹妹帶回家之後,有沒有後悔過?


今年,也許因為米花的關係,我時常想起這段手足情緣,我很喜歡自己的哥哥,也很欣賞餡爸和餡姑之間共患難的革命情感,希望將來米花和餡餡之間也能像我們一樣有深厚的手足之情。就在國哥生日前幾個星期,我看到一個非常適合國哥使用的手機套,上面有可愛的大型狗,可是網路商店缺貨,不過據說實體店舖可能還有,於是餡爸、餡婆和餡姑帶著餡陪我逛百貨,好不容易找到傳說中的旗艦店,可惜店員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不適任的專櫃店員,我們不但沒買到想要的東西,還被損得非常生氣,逛完回家孕婦累癱躺了兩天才恢復元氣。


孕婦被損得很不服氣,狗頭手機套有什麼了不起?我自己做一個不就是了!


不過沒有人空陪我逛布市,我只好翻家裏現有的存貨動手,一邊做,一邊想起小時候的種種,手作時的心情,很微妙。


這是今年國哥的生日禮物!




雖然沒有狗頭相片,可是有狗狗釦子和大骨頭,還有白花最愛追的蝴蝶。




背面有名字的縮寫。這是丸子第一次繡字,線好像用得太粗了點……




裏頭有花花內裏……


國哥的手機跟丸子的一樣大小,放進去後像這樣:




我知道國哥剛接手醫院的新工作非常忙碌,希望這個手機套在國哥的口袋裏,讓他時時感受到妹妹的支持。


大狼狗,生日快樂!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