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胎懷孕,小狀況頗多,先是二十二周的小出血加規則宮縮,再是二十七周的小出血沒宮縮,好在都沒嚴重要需要住醫院。


米花的租約到十一月下旬,懷米花的經驗和懷餡餡時很不一樣,除了初期害喜比較嚴重外,中期抽筋和圓韌帶痛也非比尋常,胎動兇猛得像地震,最恐怖的是懷孕初期末到中期連著好幾個月,三更半夜躺在床上眼睜睜地看著天亮的失眠……想當年懷餡餡的時候我幾乎是沒清醒過...真的是……每個小孩都不一樣,打從娘胎就可以感覺得出來。


懷第二胎的感覺很複雜,老實說因為有了餡餡,我不像第一次懷孕那麼注意自己和胎兒,比較多精神是花在餡餡身上,在肚子還沒大起來、還沒感覺到胎動之前,我甚至常常忘了有孕在身,餡爸還常唸我,怎麼第二胎還沒出生就開始照豬養?


過去幾個月裏,我花了不少功夫在為餡餡準備上學、準備當姐姐,我們借了許多童書幫助餡餡了解寶寶是怎麼來的,我們陪著餡餡從剛開始的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到抗拒家裏即將有新成員,到現在滿心期待米花來臨,我不得不讚嘆三歲娃娃腦袋的理解能力,也很難不心疼有天夜裏餡餡告訴我,等米花出生後我就可以再好好抱她、幫她洗澡……


生養兩個孩子原本就在餡爸和我的人生計劃當中,不過老實說,我真的被安胎、生產,和產後憂鬱給嚇到,越是懷孕到後期,那些過去經驗越是嚇唬著我,有時候我甚至在想,如果米花不轉頭也罷,或許剖腹產比自然產「感覺好些」……即便我知道開刀傷口復原比自然生產的傷口慢;即便我知道開刀傷口難免有沾粘;即便,我知道自然生產不論對媽媽還是寶寶都是利多於弊……


上周五的產檢我們照了超音波,米花轉頭了!醫師說再亂轉的機率不高,目前看起來胎盤位置還OK,有沒有前置的問題要再晚一點才確定,帥醫師安慰我,第二胎一定會很順,因為第一胎的時候我們奮鬥過了!


上周五,米花在超音波室裏跟我們眨了眨眼睛,餡爸說,下巴像他,臉蛋像我。




箭頭指的是米花的右下巴和臉頰交界的地方,這張超音波要直著看,像我們的大頭照,
兩顆黑黑的是眼窩窩。


我知道自己不是個母愛橫流的天生母親,和孩子之間的感情要慢慢發展,過去的幾個月裏,我也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像愛餡餡一樣地愛米花,不過現在,我確定自己愛米花,等他出生後,我和他還會更進一步發展愛戀。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