餡餡當年的臍帶血是捐給慈濟的臍帶血庫,胎盤和臍帶是捐給三總研究使用,這些原本會被當作醫療廢棄物的東西有了新用途,也是我們為餡餡做的第一件好事。

這胎米花我們也想比照辦理,只不過做好事也需要有機緣來成就,正當我們把該準備的檢驗報告全都備齊,打了專線去慈濟,才知道慈濟的臍血庫十一月一日後就滿載,十一月二日之後暫不接受捐贈,要等到臍血庫整理汰舊之後有空間才能接受捐贈。

這實在是很可惜的事,台灣的臍血公捐管道非常,非常地稀少,丸子不想那麼輕易地就把米花的臍血丟進垃圾桶,卻也不想花大錢幫著成就台灣怪異的自存現象,臍血應該用在救人的實務以及研究上,而我們的錢也該花在刀口上。於是丸子又開始四處打電話,中華血液基金會早在兩三年前已經終止公捐臍血的業務,從接電話的窗口那裏知道,因為政府沒有經費給公捐機構,而儲存臍血是需要財力支持,因為沒有錢,所以不得不終止服務。

唉!每隔幾年為了意識形態去改那個什麼中文英譯拚音系統就要花掉大家十幾億,這種救人性命的業務幾年來卻沒有一個政府單位願意提撥預算……我這一介主婦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又再次看看和信的公捐管道,我知道三年前生雞肉餡時作的功課是他們只接受新光醫院產婦的臍血,現在再次去了解,情況並沒有不同。

上回產檢,帥醫師曾提到現在有個新的公捐管道,有個基督教團體成立的信望愛臍帶血基金會也接受臍血公捐,後來聽說這個基金會主要是幫助蘭嶼的原住民成立自己的臍血庫,所以丸子也打了電話去問了,得知他們其實強力鼓勵社會大眾自存,說自存不是「自私」而是「聰明」的行為,只不過他們也有一個協助蘭嶼原住民免費存臍血的計劃,但自存的臍血僅供自己使用,不提供資料庫作為比對用途。因為他們堅信只有自己的臍血給自己用效益才最大,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對於這方面想詳細了解的話,可以點閱文章最底下的參考資料。

仔細看過這個基金會寄來的資料,發覺基本上像是一般的臍帶血銀行,他們非常鼓勵自存臍血,而所謂的「公捐」,再次去電了解後也才知道指的也不是建立臍血資料庫,而是給這個「基金會」作「研究」之用,而研究成果則是提供存臍血在他們臍血庫裏的成員共享。

接電話的小姐向我打包票說捐給他們的臍血保證會用在他們自己研發團隊的研究用途上,不會像「某些醫院」收了產婦的胎盤臍帶血後再轉賣給生技公司,可是呢,研究結果是供自存臍血在他們基金會裏的成員來使用,這並不符合「公捐研究」的公益精神。

仔細看了他們的宣傳品,感覺有些事他們沒有實話實說,避重就輕挑有利的話講,跟一般坊間的臍帶血銀行沒什麼兩樣。

老實說,感覺上這個基金會是掛「基金會」之名行公司之實,其實是營利機構,跟丸子公捐臍血的本意不合,「公捐」給他們不符合公捐的利他精神,若一定要說到利他,充其量只是利到這家公司。

唉!星期五去產檢,順道問問帥醫師,他們的幹細胞研究需不需要臍帶血?符合大眾利益的研究機構才值得公捐。

唉!政府該做、能做的事情其實還很多啊!我們這些付錢給這些官員做薪水的納稅老百姓應該要多鞭策他們一點才是。

我們寶寶的臍血丟垃圾桶確實非常可惜,但也不該成為過度商業化的產物,最可憐的是明明有公捐的意願,也符合公捐資格,卻苦無公捐的管道,還有那些等待救命,現在就在等待配對的孩子。

搞不懂為什麼國外那麼多公益臍帶血庫,台灣的政府不但不支持,還放任業者大放獗辭混淆視聽。

這年頭在台灣做好事,還真的需要機緣啊!

參考資料:

  • 遠見雜誌2008年8月號 不要把什麼都當生意做
  • 康健雜誌114期 該為寶寶存臍帶血嗎?
  • 康健雜誌41期  該為孩子保存臍帶血嗎?
  • 科學人雜誌29期 你需要保存臍帶血嗎?
    •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