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產檢,帥醫師說大概再兩周米花就會出生,看了一下超音波,米花很幫忙,頭已經超過了位置很低的胎盤,也就是說我應該可以自然生產。

米花和餡餡一樣是個大頭寶寶,不過聽說男寶寶通常個子體重都比女娃娃大,這回的超音波測到的米花,腦袋瓜大小已經40周大,帥醫師依然說到了末期超音波測量的胎頭都有誤差,他說我這回一定沒問題,不過我仍然開始有些焦慮....肚子已經大到一個程度,連躺在床上翻身圓韌帶都痛得不得了,走路也會拉扯,變得有點一拐一拐的,丸子真的變成一隻大企鵝了!

很期待米花出生,卻又很焦慮產程和月子,還有我那寶貝雞肉餡....

新房子大概是快交屋了,我也即將臨盆,家裏的氣氛變得很不一樣,我忙著準備生產和嬰兒房間,餡爸則忙著繼續為新房子作功課,雞肉餡?她也很期待米花的出生,出門在外如果遇到襁褓中的寶寶總會特別興奮,但又似乎很焦慮....她把自己的手指頭剝得紅紅腫腫又脫皮,叫她不要剝,她又忍不住,要不不剝手指剝嘴唇,弄得嘴唇破破爛爛;有時候會刻意忽略我們對她說的話,假裝沒聽見,時常嘰嘰叫不說,在家裏的每頓飯都要餵,動不動就說她好害怕、要抱抱,問她怕什麼,不是說不出個所以然,就是文不對題,答非所問。前天自己喊要泡澡,餡爸把澡盆洗好也放好了水,餡又堅持不下水,在浴室裏鬼哭神嚎,把餡爸氣得血壓升高;昨天午覺甚至還便便在褲子裏﹝她從小到大很少有漏接,我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清理時也只有提醒她下回想上廁所記得起床﹞,而我們在浴室清理時,她在一旁扭著屁股載歌載舞唱著「西北雨」,讓我們真是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不知道是不是每個做老大的孩子在這個節骨眼上都時常挨揍被罵,聽說國哥在丸子出生前後也挨了國媽不少責罰,龍應台的育兒記錄裏﹝忘了孩子你慢慢來還是哪一本﹞,也提到過去安德烈剛升格的時候常被責罵,餡餡正值宇宙無敵超級個人主義的三歲,不能等、不能讓,大家都得聽她的﹝但她不見得聽你的﹞,很讓人頭疼....於是,也被罰了。

凌晨,丸子又失眠,看著餡餡睡得正安祥的小臉,很捨不得。

也許因為即將搬家,所以她不安吧!

也許因為媽媽即將生產,可能會有段時間不在家,所以她不安吧!

對於未來,連我們大人都覺得計劃趕不上變化,更何況是這麼小的孩子?

熱情的長輩們最近頻頻詢問需不需要幫忙帶餡餡,來家裏時也不時想幫餡打預防針,問餡餡媽媽去生貝比不在家的時候,XX來陪妳玩、一起睡覺好不好?我看餡餡總是表情一僵,之後的幾天只要沒看到我,就開始四處找,夜裏醒來若沒看到媽,不是尖叫哭啼,就是自己開門跑出來找,然後一整天地要抱抱,到哪裏都要跟著我。

丸子是家裏的老么,沒當過姐姐,從小對於哥哥有的「特權」﹝例如可以比弟弟妹妹晚睡...之類的﹞是羨慕得要命,如今看到餡餡才深深感觸,當老大其實不容易啊!

現在,雞家正在「政權和平轉移」,我漸漸把以前照顧餡餡、安撫餡餡、陪餡餡玩的工作交托給餡爸,以餡餡的個性,或許交給長輩不如餡爸來得適當吧!希望餡餡能適應,也希望餡爸在這段期間能獲得適切的協助。

餡餡,當姐姐的過程不容易,成長的過程中,許多時候媽媽能做的不多,妳要加油啊!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