餡餡,正處於尷尬的兩歲半,專家所謂人生中第一個叛逆期,她很有自己的主張,卻往往講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或許應該這麼說,我相信有時候連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餡餡,處於運思前期,很愛玩想像的遊戲,也開始認得一些簡單的字母。她以自我為中心,不過思考不周延﹝真是廢話!這樣的年紀若思考很周延,那我和餡爸後半輩子就不用愁了嘛!﹞不過很一如往常,甚或變本加厲地固執己見,當有不如意的事情發生,她不是扁著嘴哭就是尖聲胡鬧,如果不依她的指示辦事,她可以持續哭你三、四個小時,或是哭到沒電昏倒。我知道這是人生當中的必經歷程,也是專家學者長期研究發現的自然現象,但是一天24小時全年不打烊全時間與這樣的孩子在一起,情緒難免會隨之波動。


專家建議尊重小孩的意願,只要不危及生命安全都配合他們,當他們情緒起來無法控制的時候,可以給他們獨處的時間讓他們慢慢冷靜下來……可是……


餡餡正在鬧情緒的時候,通常餡爸也會鬧情緒。我是餡餡的紅牌女僕,她會把餡爸趕出房間﹝或餡爸氣得奪門而出﹞。若是好膽放她獨處,她什麼玩具什麼書都不會要,是不至於自殘,但會哭到一個驚天動地沒完沒了鄰居來按門鈴關切或直接打113找警察或社工過來,接著餡餡那天晚上惡夢連連……


不用懷疑,這些理論上概括性的方法我們真的,真的都試過,行不通!


至於尊重孩子的意願,除了像含飯那類需要矯正的行為以外,我們向來尊重餡餡的個人主張,但是並不是一向被尊重意願的孩子就不會有這樣難搞的時期,餡餡就是一個例子。


前些天餡爸幫餡洗澡﹝餡打從出生起就是餡爸在洗﹞,通常沐浴前餡餡會先上個廁所。那天,她坐在馬桶上不給餡爸碰,也不拉屎拉尿也不哭,這對父女就這麼光溜溜地僵持了一個小時。丸子當時正操持家事,心想怎麼那麼久沒聽見水聲,直到後來餡爸受不了把孩子從馬桶上端下來,餡翻臉開始鬼哭神嚎。好不容易洗完澡,換媽媽接手幫她穿衣吃點東西準備睡覺,想當然爾,她不服氣餡爸的處理,宵夜也沒吃哭到睡著,整夜惡夢不斷,不但她累,陪她睡的人也很累。


我了解餡爸,他若不重視孩子的感受就不會這麼由她坐在那裏一個鐘頭。但即便這些天氣溫回升,相信沒有一對父母會放任孩子光溜溜地在潮濕浴室裏僵上一個小時而不擔心孩子感冒,我了解餡餡,如果餡爸沒有動作,她恐怕可以僵在那裏直到體力不支睡著為止。


昨天早上幫餡餡更衣,挑了件有釦子的襯衫,小妮子先是說扣釦子好難我不會,請媽媽幫忙。於是我開始動手幫她扣,但我扣好一個她就哭一次說要自己來,於是我把剛扣好的釦子解開讓她自己動手,她又哭著說她不會要媽媽幫忙,於是我開始分解動作,讓她負責一顆釦子而我扣另一顆,試圖放慢速度讓她一起試著練習,但她放下她手上的釦子哭要扣我扣的那一顆……好吧!讓妳讓妳!但她又拉又扯又狂叫,又開始喊要媽媽扣釦子……


我們母女兩就在這樣的矛盾與拉扯之下度過整個早上。沒錯!是整個早上。


我是沒動氣啦!反正這些情況這段時間以來像家常便飯,也沒什麼好氣的。分散注意力嘛……這段時間試過,堅持度高的餡此時只專注在讓她不爽的事物裏,給她別的東西只會造成反效果。尊重她的意願嘛……人都有限制,就像我們不可能遵照餡的意願,讓她光溜溜坐在濕濕的馬桶上度過一整夜;限於體力,也無法隨她所想要的:去菜場的一路上讓她走她要抱,抱起她來她又要下來走,才放她下來她又喊要抱...這麼抱起放下抱起放下直到走到菜場買完菜扛著菜拖著難搞的小孩回家。


是啦!她的要求都沒危及生命安全,但我們的能力不足以滿足她的需求,不能因此認為我們不夠尊重孩子的意願啊!


我不知道皮亞傑是個怎麼樣的人,但我敢肯定他一定不是全職爸爸,就算他是,他運思前期的孩子一定也沒餡那麼難搞。


其實理論與實際的距離,打從餡餡出生的那三天我就有所體悟。餡餡出生在鼓勵親餵母乳的母嬰親善醫院,只要媽媽想餵母奶,不但產抬上餵乳,就算沒有母嬰同室,貝比餓了一定打電話叫人端小孩回房給媽媽餵奶,嬰兒房絕不多事餵貝比喝配方奶或糖水開水。通常母奶媽媽產後住院的那三天沒什麼奶水,對此比我有經驗的護理人員也告訴我寶寶這三天沒吃也不會怎麼樣,但若配方奶餵下去,母乳計劃就很容易失敗。不過,產後三天,我和餡一起出院回家,當時餡餡的體重已經掉了10%。護士小姐有叮囑我們多注意這個情況,鼓勵我多餵孩子吸母乳,不過餡餡吸功還沒練好,回到家後沒多久開始發燒,囟門和眼窩也凹陷很厲害﹝拜託拜託別再端著課本追著要告訴這些現象正常……課本我讀很熟,我協助醫師接生過不止一個小孩,也待過嬰兒房,我真的,真的知道正常的新生兒長什麼樣子﹞,我們不敢讓婆婆知道,擔心因此壞了全母乳計劃,打電話去醫院,小姐說,只有百分之一的媽媽真的沒有母奶,就看妳自己賭自己是不是那個百分之一。


體重掉了12%,還發著燒的孩子在我的懷裏,就算我不願意相信自己是那百分之一﹝後來也證明我確實不是﹞,也不敢放著不作處置。於是我們用滴管餵餡餡喝點開水,餡爸火速帶著不透明包包去超市買了一罐配方奶偷渡回家,藏在房裏最不顯著的角落。


不到幾個小時,餡餡的體重回到正常,體溫也下降了。我知道醫院作此說明不論動機或是學理上都沒有錯,但如果鐵齒賭氣堅持不給母奶以外別的東西,餡餡出生第四天就會因為脫水入住加護病房。我知道如果自己沒有這段經歷,也會跟那些年輕的醫護人員一樣,堅持相信課本裏的一字一句適用於世界上每一個人類,如果遇到困難,一定是課本沒讀熟的關係。


餡餡這兩年半告訴我知識確實是力量,但是生物有其各別差異。知識必須在大原則底下因時、因地、因人制宜,否則那些文字無法成為助人的力量。


記得之前有個非常屬靈的朋友用聖經裏的話來鼓勵我,大意是:許多難關就像婦女懷孕,懷孕期間很辛苦,但孩子出生後那種喜樂是難以言喻……


哼!我敢打賭,寫下這段話的聖徒是個男人。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