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產檢,護士小姐一聽我十天前因為出血又掛過急診,而且急診超音波診斷米花掛項鍊,二話不說開了單要我去照超音波。這回幫我做超音波的醫師不大講話,不過看起來是個非常仔細的醫師,本來我以為跟前幾次一樣只是太累的警告性出血,沒想到這回住院醫師表情跟以往都不一樣,雖然他看了半天什麼都沒講,只問我帥醫師有沒交待要剖腹產,不過超音波室裏的氣氛依然給他很凝重....

帥醫師看過住院醫師拍下的片子之後,跟我說他要親自幫我做一下超音波確定,米花的項鍊倒是沒有危險,有問題的是我的前置胎盤,這回看到的胎盤位置比以往更下面,已經超越米花的小腦袋瓜,堵到子宮頸口。

帥醫師說十天前的出血也算是一種警告性質,因為那次流的是鮮血,他判斷往後像這樣沒有預警的出血機率很高,而且出血會一次比一次嚴重,他說米花已經作了選擇,如果等到40周足月再生產,媽媽大出血的風險會很高,建議我們回去看看日子,下周就來剖腹。

帥醫師說完這些話的時間是星期五,離下周也剩沒幾天...

餡爸一直搖著頭叨唸說這是個故障的機制,小朋友著床著錯了位置,媽媽有生命危險小孩不是就可能長不大嗎?

過去米花曾經用腦袋瓜擋住胎盤,為娘的相信他也已經盡力了。

於是,我們挑帥醫師最閒最有空的日子,如果那個日子又排得到頭等房,餡餡放學後可以放心地來看媽媽和米花,那就更理想了!

帥醫師看了看日曆告訴我們他最方便的時間,也建議我們別拖太久,所以我們決定周日入院,周一上午就讓米花問世。

這次的產檢做得有夠久,早上送餡上學後我們就到醫院,待到下午兩點才離開,心情有點難以形容,反正就是拉著餡爸跑去大創買了一堆有的沒的,又跑去吃了一大堆和果子配抹茶霜淇淋,在回家的路上,心想這樣也好,我們可以明確地告訴餡餡星期一放學後就可以見到弟弟,還盤算著回家後打幾通電話,確認坐月子的事。

在之前看過忠孝醫院的月子中心之後,餡爸還很堵定一定住得到房,完全沒想到備案,沒想到一打電話,才知道這幾天是大好日,沒床位,而且大多是這幾天入住,恐怕下周我生完小孩出院後不見得排得到床位....如果沒有人逃跑的話.....

那還得了!?趕緊再打電話搬救兵,好在人面廣的靜怡姐姐幫我聯絡到幾家離家不算遠口碑也不壞的產後護理之家,說是還有床位,叫我周末趕忙參觀決定。

本來想產前兩天好好休養生息,看來還是閒不得也....

帥醫師說大約4個寶寶有1個臍繞頸,資料上是說前置胎盤的發生率是0.29%-1.24%....

我通通中獎....

是不是該去買彩券啊?

回家的路上,看到兩道彩虹....正確地說應該是一道霓,一道虹....

每次看到彩虹都讓我想起哪亞方舟的故事,彩虹代表著上帝的祝福與承諾,祝我們好運!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