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餡餡就不是個多俐落的孩子,一直以來,餡爸常說她太溫吞、常發呆,事情做到一半常常就開始出神,不知道心裏在想什麼。餡爸和我一直想矯正她這個毛病,特別是常常喊她的名字她當作沒聽到似的,尤其惹餡爸不高興;特別是出門在外,這種魂不守舍常搞得我歇斯底裏,好幾次在外頭忍不住發她的脾氣。餡常常因為這樣被責備,而她只要被吼,就立刻一付即將被我們抛棄似的恐慌模樣,不是哭哭啼啼就是睜眼說瞎話,很傷腦筋。

餡爸很早就告訴我餡餡有這方面的問題,不過餡餡在與我相處的過程當中大部份時間是正常的,大部份。可是和別人相處或到學校去,她就常常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大部份時間都在發愣,她可以吃完飯收碗收到一半就停住,或慢吞吞地穿鞋子穿很久很久,上個學期學校老師常針對這個問題寫聯絡簿,接送孩子時也常告訴我這個問題,有時候我到學校圍牆邊偷偷看她被她發現,她也好像沒有看到我一樣,一付失了心神的模樣...

過去一段時間,餡餡會頂嘴回嘴,就像一般正常的三、四歲孩子一樣。和小米花相比,餡餡顯得好高好大好成熟,於是她的缺點也一併被放得好大,至少,我們認為她應該要更俐落、更會照顧自己一點才對,怎麼會連吃飯這種小事也要花好幾個鐘頭,或都當姐姐那麼久了,還對家裏有個弟弟而適應不良。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們夫妻兩看這孩子是怎麼看怎麼有問題,對她兇也不是,不兇也不是,而她的反應也常惹得我們火冒三丈。

我像大部份的父母一樣,抓著餡餡的老師問東問西,期待她有個什麼好的方案對症下藥,不料不管是園長還是老師,她們都一致地回答我:「別急,餡餡她才三歲,她還小!」

我像被狠狠敲了一棒似的醒過來,對!餡餡才三歲,我怎麼能期待她像十三歲?

回過神來,我對餡餡的無理取鬧變得比較有耐性,雖然對她時常發愣的問題還是很擔心,看著她一餐得花兩個鐘頭的溫吞也還是很懊惱,深怕將來上小學,她總會是落單的那一個。

今晚,我失眠了,看著這個成天喊著愛我的孩子,突然發現她現在的種種跟當年的我好像好像,她的個人特質和我小時候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她的缺點也是。小時候的我也是個愛作白日夢、愛發呆,常忘東忘西的溫吞小孩,時常因為忘記媽媽說的話,或因為沒聽到、沒反應過來而被媽媽罵到臭頭,我記得那個時候總有一種被信任的人誤會的挫折感,我也還記得那是一種自己沒辦法控制,卻老是無可避免讓自己陷入麻煩的....缺點。記得當年的國媽最常罵我的就是動作太慢、跟不上大家步調、拖拖拉拉.....甚至因為動作慢得讓國媽擔心我落單陷入危險而不讓我學游泳,這動作慢的毛病,一直到我上高中住校開始集體生活才自發性地控制起作白日夢的時間,動作慢的毛病也因為醫院的超龐大工作量而自我修正....

我怎麼會忘了自己曾經也是這麼溫吞愛發呆的孩子呢?

雖然我還是會擔心餡餡,但我怎麼會忘了自己當初是多麼希望被肯定、被接納、被包容?

雖然餡餡是她自己,但她的溫吞如我,固執像餡爸,不論我們喜不喜歡,我們都能在她身上看到自己過去的影子,不論是好的還是不好的。我們曾經深刻的感覺這些特質在過去讓我們多麼不快樂,也曾深深體會當初我們的父母求好心切的責備所帶給我們不被理解的挫折...

我怎麼會忘了這些感覺呢?

我怎麼忘了,在想辦法改善餡餡的缺點之前,要先接納她,我愛的不只是餡餡可愛的一面,而是全部的餡餡啊!

孩子比我們還懂愛,我的小餡餡她不止愛我可愛的地方,她也愛我不完美的地方,在我學會包容她之前,她已經包容、接納了我...

記得剛做媽媽的時候有個朋友告訴我,他沒辦法當爸爸,因為為人父母的代價太大,要求也太高,他認為他自己做不到...

其實我也不是個多完美的人,我也有好多好多缺點,曾經我溫吞、拖拖拉拉、愛作白日夢,到現在偶爾我還會在馬桶上發呆好久....

寫到這裏,餡餡該起床準備上學了....我要給她一個好大的抱抱,謝謝她這四年來教我的事。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