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蘋婆的新聞,讓丸子回想起小時候曾經吃過一兩次蘋婆的滋味,嘴饞的丸子自從那時起,二十好幾年沒再見過蘋婆這種東西,突然好想念小時候物資貧乏的年代裏吃到的水煮零食。


其實蘋婆在丸子腦海裏的記憶,也僅止於大紅色的豆莢露出黑黑發亮的果實,剝開來的果肉是鮮黃色,吃起來嘛....淡淡的,像比較不鬆的菱角,或不甜又不鬆的栗子。上網拜一下古狗大神,發現它多生長在南部,因為栽種後五年才結果,而且每次結的果實有限,不是什麼搖錢樹,所以也沒有農夫想種來賣,有些和丸子一樣喜歡蘋婆的同好試著種,發現有的蘋婆樹只開花不結果,但蘋婆樹紥根很深,是水土保持的好朋友,開的花很像小燈籠,很可愛。於是丸子心想,若有好心人幫我撿幾個蘋婆,或許我可以種在新家的院子裏,或許它會開美美的花,或許,長個幾顆豔麗的果實讓我解解饞。


沒想到蜜媽知道之後,說她可以實現我的願望,她四處打聽蘋婆的消息,最後在市場裏找到我夢寐以求的蘋婆,快貓加鞭地叫宅即便幫我送來;就在收到蜜媽的禮物當天下午,四阿姨來電,說她早上在菜場也看到我說的蘋婆,二話不說買了兩斤直接郵局寄快捷,所以那天,幸福的丸子總共得到了五斤蘋婆,蜜媽和四姨體貼我家餡爸和餡餡沒見過蘋婆,刻意留了三分之一沒剝瞉的,要讓雞家開眼界!




透早接到第一批蘋婆的時候,小光對85度西的紙盒非常感興趣。




噹噹!這就是蘋婆啦!




聞一聞,沒有什麼特殊的味道。




不過摸起來粘粘的。




它的皮觸感絨絨的,籽籽則很光滑,籽籽除了黑色,也有淡綠或白色,丸子只見過黑籽籽。




餡:「媽媽說,蘋婆要剝瞉才能煮來吃,小光妳聞聞就好,不可以吃哦!」




小光…牠很努力在研究與磨蹭…




牠真的很努力在開眼界…




丸:「來!媽媽教妳怎麼幫蘋婆脫衣服!」




丸:「這樣就可以囉!」

p.s.那個小光,牠真的很努力在磨蹭…




餡:「我自己試試看。」




剛開始還不大熟練,剝幾個後,小妮子學得很快,小手熟練地剝下紅莢子,而且都沒丟錯盆子。




整個下午,她都很專注在幫蘋婆脫衣服,兩包帶莢子的蘋婆都是由餡度瑞拉剝完的,剝豆莢也需要手眼協調並運用許多小肌肉,很適合讓兩歲大的小孩當遊戲玩,順便幫忙做家事。




那天晚上丸子煮了蘋婆燒雞,幸福的丸子吃到久違二十幾年的蘋婆,餡爸和餡有了美好的蘋婆初體驗!


另外的一些蘋婆,丸子烤了一些、蒸了一些,還煮了一些蘋婆醬,員林和台中的蘋婆好像不大一樣,我各留了三顆孵,各有兩顆發了芽已經植入花盆。蘋婆醬和餡餡幫忙洗蘋婆的照片還在大相機裏等餡爸幫忙轉出來,等弄好再貼出來與大家分享。


蜜媽、四姨,謝謝妳們!我們家上了一堂很有意思的植物課、感覺統合及家事課。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