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公開康寧托兒所失落的一年一文之後,很感謝各界的幫忙,開始有議員、立委和記者關切這件事,這兩天有位議員留言給我,說她們向社會局關切這件事,但社會局的回答卻是「公辦民營」基本上類似私營,並沒有向社會局提供會議資料的義務。

想想當初孩子還在這間學校裏的時候,我追著學校老師、所長問孩子是否異常是否需要看醫生的時候他們閃閃躲躲的態度,這種「內部文件」怎麼可能攤開來給家長看?我完全是聽了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中華幼兒教育發展基金會辦理的台北市公設民營康寧托兒所所長梁偉莉所說:「我們有針對孩子的狀況開過會,也有會議記錄....」實際上卻都沒有告訴家長,這才驚覺園所辦學的態度有問題。

令人疑惑的是社會局的回應。既然是公辦民營,表示是社會局委托辦學的,我們是因為它公辦民營,以為有政府把關會比純私營來得有保障而把孩子送進去上學,因為以為有政府把關所以可以安心信任老師和所長,如今發生事情,而且事情鬧大了,又說公辦民營其實類似私營,對調查與監督推三阻四說對方沒有義務配合....那何必還要有什麼公辦民營?全部畫作私營叫家長自求多福就好了,何必任由商家打著政府公辦民營的旗號,拿著政府的資源和信譽卻完全營利導向,最後再留個把柄給民代找麻煩呢?更何況,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中華幼兒教育發展基金會辦理的台北市公設民營康寧托兒所歷年來評鑑的成績還不差呢!我們的故事突顯出來的,就是把一個學校交託給一個對早療完全沒有概念的機構去管理經營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

經營康寧托兒所的中華幼兒教育發展基金會,它是臺灣省教育廳捐資成立,宗旨是「以創造幼兒教育良性發展環境,提昇幼教品質,護益幼苗成長」「集合學者、專家及經營者建立共識, 成立輔導團體,共同提昇幼教水準。…」卻只會說要在教室裡裝很多電腦,早療這種幼教基本專業完全不當一回事,網站上只有收支表,和組團考察去大陸辦幼稚園的廣告。

昨天早上,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中華幼兒教育發展基金會辦理的台北市公設民營康寧托兒所所長梁偉莉打電話給我,說她想立刻到我家來談談,那時米花剛起床,家裏最近因為太忙沒時間整理,比較貼近實情的說法是亂到連好好坐下來地方都沒有,我有點為難,於是她問我是否打理好米花後到學校去談?大約半小時後?我以為我可以的,結果掛上電話後米花因為感冒吐了一床,等我整理好之後差不多該餵他吃午飯了,下午還有親職講座和餡餡的課要跑,我不知道梁所長有什麼事那麼急著找我談,想當初我發現突然間學校聯絡簿上老師的留言少了,接送時口頭交待孩子在校情況也不如剛送到學校時頻繁,我追著所長問為什麼、追著老師問孩子怪怪的是我太神經還是應該帶去哪裏看醫生的時候,我還記得梁所長說孩子在校都很正常,老師就不會多寫聯絡簿不會多交待什麼,要我放心;想當初除了每天接送孩子,我每周到學校講故事,學校有需要我全力支援,學校有活動我幾乎全部參加,想當初我有的是時間談,可惜她們都沒有空,如今我終於找到孩子的核心問題,眼看怕是為時已晚,除了小孩的療育之外我還去上醫生開的講座,設法多學一點教育特殊兒的技巧好幫助餡餡,我還有米花要照顧,可不是閒閒在家沒事做耶!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中華幼兒教育發展基金會辦理的台北市公設民營康寧托兒所的所長梁偉莉,妳現在知道錯在什麼地方了嗎?

這種被「小孩還小,長大會好」以及「我們尊重個別差異所以沒介入」耽誤的情況在社會上是常見的,學校裏基層的老師其實是整個教育體系裏最弱勢的人,她們的工作很艱難,工時很長,不但要照顧小小孩、應付各種家長,還要配合園長所長的要求才能保住飯碗,這些基層老師通常也是發生事情的時候被推出來殺頭的,如果所長沒有早療觀念,那麼基層老師即使有心也很難施展。單單處決一間托兒所、幾個基層老師,除了洩憤之外處罰不到真正該負起責任的人,也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癥節。如果我沒記錯,現在公設民營康寧托兒所裏大約有80個左右的小朋友,全台灣不知道有多少孩子還在托兒所裏,早療的觀念要如何在園所裏快速建立起來是當務之急,趕快立法讓早療的資源無阻礙地進入校園是當務之急,監督政府好好地落實早療政策是當務之急,監督社會局管好這些公設民營的托兒所是當務之急....我們不會只是個案,我們也沒辦法忍受國家用更多孩子們寶貴的早療黃金六年等待托兒所負責人學會什麼叫作早療、為什麼要早療、什麼叫作當個別差異超乎常模時就應該要介入,這些東西是進場之前就應該具備的基本專業知識,不是用孩子們的黃金療育期和家長的辛苦錢付學費,甚至是整個國家付出社會成本讓你從錯誤裏學習。

不專業的人,不應該辦學!

懇請各位繼續轉載這篇文章,我們必須凝聚民氣才能推動社會改革,我們做的這一切不單為了自己的孩子,願所有的孩子都能得到適切的資源與協助,但願我們的早療環境能越來越好。

浪友迴響

創作者介紹

雞肉丸子過日子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Sisy Lee
  • 請大家重視這樣個問題 這也應該不是個案
  • taiwansweetie
  • 我沒有噗浪, 所以只能把您的這篇文章推到 FB, 讓我的朋友都能夠了解狀況, 多加注意自己孩子在學校的狀況. 辛苦您了!
  • 熊誠
  • 現在的公家單位已不是服務人民為目的!
    使得人民只能以自己的力量來面對問題!
    每每改革都需要已經受傷的人民來推動!
    雖然人民對公家單位只能希望不能期望!
    但如雞肉媽所說的~
    願所有的孩子都能得到適切的資源與協助!
    加油~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同樣遭遇也發生在我身上
  • 我兒也碰到跟您同樣的問題,為了支持那樣理念的學校,我每天把孩子送到離家半小時車程的幼兒園上學,他上8小時,我當志工也有1-2小時,我兒讀了一年半,我總覺得他就是不對勁,就是無法融入團體,老師一再的跟我說:他OK,他年紀還小
    等到我兒今年終於完整且頻繁的跟我表達他每天在校是玩"發呆遊戲"我才驚覺
    毅然把他轉到公幼,公幼老師很快就要求我帶孩子去尋求一些課程幫助,還好....還好我照做了....雖然晚了這麼多,但是我兒已在進步中,短短不到兩個月,他已經能適應得很好且跟上作習進度..
    老師惡意的忽略跟漠視孩子的問題不只是專業問題,心態更是扭曲!
  • Lambby
  • 雖然我的部落格門可羅雀,但我還是努力擠出了一篇,放上妳這兩篇文章的連結,至少我的朋友們會看到。(http://blog.roodo.com/lambby/archives/15464131.html)
  • 謝謝妳!妳的格子很漂亮,文筆也很好說...

    zoing 於 2011/04/06 01:06 回覆

  • paggy
  • 看了這兩篇文章 心中著實非常憤怒
    不專業的人辦學
    就跟沒有醫生執照幫人開刀一樣
    太多人士不僅不專業辦學還打著名師名校的名號
    誤人一生是莫大的罪過
    長期一直都是你的讀者
    看著餡餡出生長大~~然後有米花~~
    再看到餡餡遇到的問題
    心中的憤怒 真的是無法言語的
  • 悄悄話
  • 重視早療
  • 早療對需要的小孩而言,是多麼多麼的重要
    能夠有完善的早療制度,趁早給孩子適性的支持與輔導,是能大大提升孩子能力的

    文中提到的園所,她們的早期療育老師沒有專業證照或是相關特教經驗,只是幼保科肄業,難道就會擁有足夠的特教知能嗎?
    特教領域複雜且深奧,如此輕視,如何能對特殊需求的幼兒提供充分發展與照顧?
    教育類各領域間仍舊不同,特教的重要性也不該被輕視及忽略
  • Hazel Fan
  • 媽媽您好:

    我沒有噗浪~所以在這裡留言給您, 看到您在噗浪那篇在療育中心遇到的家長,覺得應該是說我啦><抱歉讓你心裡這麼不舒服, 其實我當時只是想說, 很有緣能這樣認識到您們, 相逢也是有緣所以會打招呼, 不過看到餡餡時我內心真的不是再比對啦! 而是讚嘆餡餡長大很多也變很漂亮了喔, 跟小時候相片有像, 但多了更多氣質還有我自己對餡餡停留在小時候的時差, 真的很抱歉讓你有這樣的感覺, 下次我會多多注意的 抱歉

    Quietstorm(民生早療的媽媽)
  • 親愛的,我講的不是妳....
    我很高興認識妳,也很高興妳來相認,真的!
    我指的比對,是本來知道餡本名,後來看到網誌文章後在療育所興致勃勃地公開大聲地問我原來雞肉餡就是誰誰誰啦厚....這種.....我比較困擾....真的!

    zoing 於 2011/04/27 23:03 回覆

  • yu-ting
  • 您好,我是目前還在就讀幼教所的學生,我曾修過早期療育核心課程,因此對於這方面一直是我關心的議題。看完此篇文章,心裡感到很感概,也提醒自己未來不能成為這樣的幼教師。
    其實今天來留言,是想借你的故事寫一篇有關「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的期末作業,因為是您的故事必須經過您的同意,本作業並不公開而且以化名的方式論述,只是寫ㄧ篇純粹的省思報告,希望您能同意,支持我的期末作業。謝謝您!
  • 單純期末報告哦?記得註明出處,僅供單次使用。
    要加油哦!

    zoing 於 2011/05/11 02:57 回覆

  • Shiny Huang
  • 丸子您好:

    這幾天我在Babyhome看到有媽媽開板爭取連署早療資源進入私幼,好幾個媽媽回覆意見偏向:「孩子的媽媽覺得異常,應該帶小孩去看醫生,怎麼能要求幼稚園呢?」我的感想是:「從國家的高度來看,孩子是什麼?」難道這些孩子的好壞死活,獨獨孩子的家庭本身應該承擔?

    從實際面來看,現在很多小家庭都只有一個小孩,也許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就算教養書籍也說要尊重每個孩子的發展步調、特質、不要比較)。不過,這也顯示了令人難過的含意: 早療資源根本不夠,所有需要幫助的孩子和父母,競爭著有限的資源,在這個媽媽慶幸於掛號到醫生、排到復健課程的時候,就意味著另一個孩子又要更長的等待...

    前一陣子,死刑的議題沸沸揚揚。人權究竟是什麼? 這是一個集體的意識。我們用什麼眼光看待身心障礙的人、社會資源分配的方式、行政單位規劃提供更多的預算金額給弱勢家庭時是否能得到民意(民意代表)的支持???

    有感而發...
  • 謝謝妳,妳的留言對我而言,是極大的安慰....
    其實在臉書也有網友發起連署,同樣也有人這樣質疑,認為孩子有問題應該家長要負責,甚至指責我把責任推給託兒所,是不負責任的母親....
    把養育孩子的責任全部推給家庭、推給媽媽,是不負責任而且不符合實際的觀點,怎麼說呢?現在雙薪家庭,小孩送託兒所放學後擺安親班或接到保母家等父母下班來接的其實也大有人在,至少在公辦民營康寧託兒所裏聽我說故事長大的小朋友就有很多個,小孩放學後扣除睡覺時間,家長究竟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觀察這個孩子?有些早療的問題是在上學後才會顯現,而孩子除非上半天班,否則放學回家後跟家人真正相處的時間其實只有數小時,遠遠不及在學校的時間。
    孩子生病要去看醫生這是常識,可是我當時卻不知道孩子異常要帶去哪裏看,我們的孩子一天到晚在生病,而小兒科醫師一直以來也未察覺孩子在學校表現與一般孩子異常,我知道一般兒科醫師是不大會看早療的孩子,可是我當時不知道可以帶孩子去哪裏求助.....如果,孩子是新台灣之子,沒有老師的指導與建議,家長哪裏知道孩子需要協助、要去哪裏尋求協助?
    更何況,教育工作是百年樹人的專業,如果老師不能秉持專業給予家長適切的教養建議,那老師究竟算什麼?還何必有什麼教師資格考?如果只是教育孩子學科,那跟補習班老師又有什麼差別?
    我們的國家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不是嗎?
    如果我們的國家只能這個樣子,還有誰敢生小孩?要是我早知道,我也不敢生!

    zoing 於 2011/05/21 20: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