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關於早療的故事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來以為是最近遇到小人衰事,沒想到原來這把火一年多前就開始燒了,只是遲頓的我到這一兩天才知道....

剛開始,我為了餡餡而改變自己,努力學習與她困難有關的各種學問技巧知識和遊戲規則可以說是到了不眠不休的瘋狂地步,漸漸地,我發現我所學會的這些技巧知識遊戲規則可以幫助身旁與我境遇類似的家庭及孩子,我開始比以前懂得如何與這類型孩子互動,也開始可以因著過往粗粗淺淺的經驗,陪伴一些與我有類似境遇的家長,我做得仍然不夠細緻不夠周全不夠好,但是我開始啟航,也願為了這一群孩子和家庭而改變,成為更好更有實力的助人者,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希望將來能有更友善的大環境,對每一個孩子都有好處。

老實說,我和餡餡米花都還有極大的進步空間,要教養一個天生少好幾根筋的孩子實在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我雖然不像一兩年前那樣不眠不休像發瘋似的生吞活剝書籍資料,但仍然繼續學習,希望能為這類型的孩子建立資源,希望能讓廣大的地球人對這個族群多一些理解與寬容,在我身邊的人,不論是不是特殊生家長,大多都對我們十分善意,也願意在能力範圍裏一起為後代做些努力,這對我而言真的是極大,極大的激勵。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養育孩子的過程中,看著孩子的瞳仁浮現出自己小時候的景況,才驚覺原來當時爸爸抱著我、看著我的時候,他的感覺是這樣。

看孩子讀書,想起小時候我也坐在沙發上看書,回想起當時書櫃裏滿是國爸四處搜羅來的童書、百科、漫畫,小時候理所當然地認為家裏就是應該有很多書,如今才驚覺,當初國爸花了好大的功夫幫我們準備那些書,原來那麼有價值。

RIMG0007.JPG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幾個月前,我參加了林芳謹基金會針對亞斯伯格家屬舉辦的工作坊,在那裏認識了蘋果媽媽,幾個月以來,我聽她講了許多她參加共玩團的經驗,在她的引薦之下,我和駿武碰了面,那天下午,我聽他談了共玩團的創辦精神和理念,他邀請我帶餡餡一起參加共玩團,他願意試著一起幫助餡餡。

那天,我們在美堤聊到晚上七點多,咖啡攤都打烊還下起小雨....

回家以後,我很興奮地向不冏提起駿武所說的,一個不打、不罵的友善環境,大家一起協助餡餡發展她的社會能力,給她大量機會和同儕互動,我以為那是可以補學校之不足,同時又能滿足米花需要的一個地方,駿武讓我加入FB上的不公開社團,只不過當時餡的療育都就定位,也有學校生活,所以周間的活動我們能參與的極少,不過因為我幫餡辦緩讀的主要目的就是增進她的社交人際互動能力,所以共玩團基本上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所以我將共玩團列入緩讀計劃,在遞給委員會的申請資料裏,我詳細地將我所知道的共玩團和我的教育計劃融合在一起,並將這份計劃拿去與我們的療育老師、醫師、學校老師討論,大家都覺得我的計劃很適切,最後在緩讀晤談的時候,我也和晤談老師討論,我告訴她這不只是拿給委員會申請緩讀要用的,它同時也是真的要去執行的計劃,我向她請益,希望她能站在專業的角度告訴我她的看法。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去年九月,我寫了一篇【家規】作為提醒自己教導孩子的方向,這一年來發生了許多事,讓我對餡餡過去惱人的行為有一種「原來如此」的感覺。

餡餡一直以來都很認真努力地想達到我們的要求,餡餡確診後的最初,我曾想過這份家規是否對她太過嚴苛,可是在了解她的特質之後,我想,這份家規或多或少給了她安全感,因為有規則可依循,她變得相對穩定,最近甚至要求我把家規寫成海報貼在客廳牆壁上。

就因為她這個「感人」的要求,下個月餡餡就滿六歲了,我不能因為她有一個診斷就放棄教導她該做的事,於是我把當初立下的家規逐條審視,以下是餡餡六歲時的家規: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餡餡班上的老師在教室窗台佈置了一個蟲蟲社區,飼養箱裏收集來各種毛毛蟲、尺蠖,還有小朋友在社區或公園找到的蟲蟲、蝌蚪、小青蛙、甚至菜蟲,老師帶領著孩子們查尋蟲子的名字、食性,進而認識各種植物,孩子們就近觀察牠們、照護牠們,直到羽化之後,大家一起歡送牠們回到大自然。當然,並不是每隻蟲子都有幸完成羽化過程,老師帶著孩子們把夭折的小蟲埋進土裏,教導他們生命的循環,這並不是一個單元教學,而是持續整個學年都在進行的班級活動。

有一天,我帶著上完健身房的餡餡返校時,孩子們正在觀察這隻剛羽化的無尾鳳蝶:

無尾鳳蝶終於出來了1.JPG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大概在五月中旬吧,我們發現餡餡的語言能力與認知之間有些落差,也發現餡餡跟同齡孩子玩不在一起,即便我們在過去幾個月裏努力衝刺也大有進展,但仍然與今年要升小學的孩子有一段差距,她很有意願交朋友,可是在社交技巧上還非常不成熟,情緒起伏也隨著表達能力越來越好而越來越明顯,我們實在不放心讓她就這樣進小學,所以雖然鑑輔安置已經完成,我們最後還是決定幫她辦緩讀。最近的最近,我們才知道第二階段緩讀的孩子是被政策所遺忘的孩子。

首先,早療社工給我的幼小轉銜手冊裏提到:緩讀生不能留在原公幼,得另外尋求安置地點。也就是說,原先我們因為餡餡適應環境慢而讓她去抽學區裏公小附幼,現在要辦緩讀,卻得離開原本熟悉的環境,一年後再回到原學區就讀小學。這樣頻繁地轉換環境,其實對自閉特質、適應新環境比較有困難的孩子而言是不利的。

再來,是第二階段申請緩讀的孩子在公幼招生期間還未取得緩讀生資格,所以沒辦法報名公幼,甚至進不了備取名單,所以遊戲規則是要求申請第二階段緩讀的家長先尋覓私幼安置,若要入公幼,則要找招生未滿的學校,這招生未滿的公幼你得自己找。等到七、八月確定緩讀資格之後,除非你神通廣大,否則不會知道全台北市還有哪間公幼還有名額能入學,最扯的是,即便你神通廣大找到願意收你的公幼,也是以普通生的身份入學。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自從公開康寧托兒所失落的一年一文之後,很感謝各界的幫忙,開始有議員、立委和記者關切這件事,這兩天有位議員留言給我,說她們向社會局關切這件事,但社會局的回答卻是「公辦民營」基本上類似私營,並沒有向社會局提供會議資料的義務。

想想當初孩子還在這間學校裏的時候,我追著學校老師、所長問孩子是否異常是否需要看醫生的時候他們閃閃躲躲的態度,這種「內部文件」怎麼可能攤開來給家長看?我完全是聽了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中華幼兒教育發展基金會辦理的台北市公設民營康寧托兒所所長梁偉莉所說:「我們有針對孩子的狀況開過會,也有會議記錄....」實際上卻都沒有告訴家長,這才驚覺園所辦學的態度有問題。

令人疑惑的是社會局的回應。既然是公辦民營,表示是社會局委托辦學的,我們是因為它公辦民營,以為有政府把關會比純私營來得有保障而把孩子送進去上學,因為以為有政府把關所以可以安心信任老師和所長,如今發生事情,而且事情鬧大了,又說公辦民營其實類似私營,對調查與監督推三阻四說對方沒有義務配合....那何必還要有什麼公辦民營?全部畫作私營叫家長自求多福就好了,何必任由商家打著政府公辦民營的旗號,拿著政府的資源和信譽卻完全營利導向,最後再留個把柄給民代找麻煩呢?更何況,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中華幼兒教育發展基金會辦理的台北市公設民營康寧托兒所歷年來評鑑的成績還不差呢!我們的故事突顯出來的,就是把一個學校交託給一個對早療完全沒有概念的機構去管理經營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前陣子,餡餡說她很想念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中華幼兒教育發展基金會辦理的台北市公設民營康寧托兒所的同學們,想回去看看,所以有一天下午療育老師臨時請假,我就帶她回去。托兒所所長梁偉莉看到我們來,也跑出來招呼,我跟她說我十分懊惱沒有早一點發現,因為發現得晚,來不及在上小學之前調整到與同齡相當,而現在要辦鑑輔手續又有許多文件來不及備妥,所以十分忙亂,也因此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每周到園子裏講故事給孩子們聽。她說自從她得知餡有自閉特質非常驚訝,不過之前老師們曾經針對餡餡在校的情況開過會,還有會議記錄......

我很訝異地追問:
「開過會?那表示老師們曾經發覺餡餡和其他孩子們不同,所以才要開會,為什麼不告訴我?」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