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後我們一開始沒有全時間母嬰同室,不過醫院的立場是不給任何母奶以外的食物,所以寶寶餓了就會通知我們去帶回病房給媽媽親餵。而剛被殺了一刀的丸子,奶水還在路上,可是剛出生的米花胃口實在好,沒奶水的乳頭他也可以吸上好久好久,吸力又強又猛,不出兩三天,我的乳頭破光光,而米花,他泡在淚水裏體驗著人生中第一個飢餓三十,我們在母嬰親善醫院裏,受盡折磨。

手術後隔天拔掉尿管,我就得自己下床上廁所,一下床起碼要個半小時,非常痛苦。如果又剛好遇到寶寶在房間裏等奶吃,相信我,寶寶有這份能耐一路幫媽媽伴奏到底,那種肉體上的痛苦加上寶寶催促的壓力,真是讓人很鬱悶。

產後的前三天,我們遵守護士小姐的教誨,寶寶餓了就餵,寶寶愛吸多久吸多久,不時還有母奶志工來房間裏探視,再加強傳教一番,鼓勵我能讓寶寶吸久一點就吸久一點,當時傷口痛得要死,宮縮也不頂舒服,又外加乳頭破皮,火氣大的丸子頂撞了志工一句:「應該是餵的頻率高才有催奶的效果吧!要寶寶長時間吸沒奶水的乳頭,除了痛和破皮之外還會有什麼效果?」

那位志工好像從沒想過這個問題,表情尷尬地退出我的視線,往後那幾天住院的日子裏我再也沒見到她。

開刀當天夜裏,米花被推回房用餐,我的奶水還沒到位,米花吸了大約十分鐘就便便了,相當精彩的一次便便....

那天是婆婆陪我,軟趴趴的小貝比她不敢碰,所以我們把米花送回嬰兒室,沒想到婆婆才剛進門,嬰兒室的資深護士便打電話來罵人了:
「媽媽啊妳是餵了多久?」

丸:「大約十分鐘吧!寶寶便便所以送回去換尿布啊!」

護:「有便便妳不會自己換啊?」

丸:「小姐妳也幫幫忙,我早上才開的刀耶!尿管還插在身上,我婆婆不敢幫剛出生的寶寶換尿布,請妳們換一下不可以嗎?」

護:「那妳餵了多久才送回來就哭?」

丸:「我奶水還沒來啊!剛餵了十分鐘。」

護:「十分鐘?妳才餵十分鐘就給我送回來?」

丸:「一邊餵十分鐘啊!」

護:「誰叫妳兩邊都餵的?一次餵一邊,至少餵40分鐘!餵一邊就好!」

丸:「妳們也沒人告訴我一次只能餵一邊啊!」

護:「快點過來接貝比回房間!至少餵40分鐘再送回來!」

厚.....枉廢我對三總團隊的好印象,真是全敗在這位大夜班護士的手上....

那天晚上,婆婆和我心情都很不好,米花在媽媽的身邊,邊吸著奶水還沒來的人肉奶瓶邊哭,直到哭累了才安靜下來。

米花沒再回嬰兒房,婆婆忍住心裏的害怕開始學著幫新生兒換尿布,而米花更是用日以繼夜的罵罵號來催促著我那還在路上的奶水,而我,除了痛和沮喪,沒有其他能做的事。

後來,餡爸實在看不下去了,寶寶餓著肚子罵罵號,媽媽的奶水還沒來,嬰兒房三不五時打電話來說寶寶尿濕的不夠、體重又掉了多少……這種種實在令人難以承受。我們這麼過了三天,覺得這種莫名其妙的堅持很無聊,於是買了一罐配方奶,由餡爸用滴管餵米花,只見餡爸邊餵邊得意地告訴米花:
「這是爸爸的奶唷!媽媽的奶還在路上,現在只有爸爸有奶,所以你先吃爸爸奶厚....」

米花吃飽,病房裏終於安靜了四個小時。

這才是人生嘛!

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去反省這樣的母嬰親善究竟有沒有意義,也許是品種的關係,我的兩次產後都十分虛弱,就算上一胎自然產,產後也是好幾天下不了床,沒能耐生完小孩馬上接手照顧新生兒,媽媽奶水就是還沒來,寶寶長時間吸吮沒有奶水的乳頭是很痛,非常痛,而且不可能讓媽媽有意願增加餵食次數的。或許有些媽媽奶水來得很快所以沒有這個問題,當護士小姐告訴我們寶寶體重掉太多,而媽媽就是沒有奶水可以餵,那種無助的感受,真的不是騙自己寶寶吸得久就能解決的。

好啦!我知道有衛道人士會說,就是因為我們先餵了配方奶才如何如何....不過話說回來,當初餡餡沒餵配方奶,我的奶水也一樣沒準時來,弄到餡餡才出生三天就脫水超標開始發燒,我們可不想再重來一次啊!更何況,餡餡混餵了幾個月後也成功轉全母奶了呀!

我們的社會裏有不少母奶傳教士無法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的角度給予適切的建議,善意的出發點若少了感同身受的移情能力,就變成了質疑對方為什麼這樣那樣不照標準行事才會遇到困難,讓處在困境中的母奶媽媽聽了更加沮喪。人是活的,只要給予充份而且正確的資訊,自會去尋找最適合自己的方法達成目標。許多時候,我們最需要的只是帶著微笑的鼓勵與經驗分享罷了!

謝謝各位帶著微笑幫我加油打氣的朋友們!雖然整個母奶推廣政策似乎只考慮到那些奶水來得快又多的媽媽,但是少奶奶丸子還是會加油的!希望有朝一日,整個社會可以用更人道的方式來幫助想餵母奶的少奶奶。

相關文章:

母奶偏執狂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