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五月中旬吧,我們發現餡餡的語言能力與認知之間有些落差,也發現餡餡跟同齡孩子玩不在一起,即便我們在過去幾個月裏努力衝刺也大有進展,但仍然與今年要升小學的孩子有一段差距,她很有意願交朋友,可是在社交技巧上還非常不成熟,情緒起伏也隨著表達能力越來越好而越來越明顯,我們實在不放心讓她就這樣進小學,所以雖然鑑輔安置已經完成,我們最後還是決定幫她辦緩讀。最近的最近,我們才知道第二階段緩讀的孩子是被政策所遺忘的孩子。

首先,早療社工給我的幼小轉銜手冊裏提到:緩讀生不能留在原公幼,得另外尋求安置地點。也就是說,原先我們因為餡餡適應環境慢而讓她去抽學區裏公小附幼,現在要辦緩讀,卻得離開原本熟悉的環境,一年後再回到原學區就讀小學。這樣頻繁地轉換環境,其實對自閉特質、適應新環境比較有困難的孩子而言是不利的。

再來,是第二階段申請緩讀的孩子在公幼招生期間還未取得緩讀生資格,所以沒辦法報名公幼,甚至進不了備取名單,所以遊戲規則是要求申請第二階段緩讀的家長先尋覓私幼安置,若要入公幼,則要找招生未滿的學校,這招生未滿的公幼你得自己找。等到七、八月確定緩讀資格之後,除非你神通廣大,否則不會知道全台北市還有哪間公幼還有名額能入學,最扯的是,即便你神通廣大找到願意收你的公幼,也是以普通生的身份入學。

問題是,普通生會辦緩讀嗎?

委員認定宜緩讀的孩子會是普通生嗎?

以普通生入學的意思是不會有特教資源介入,可是緩讀生明明有特殊需求,為什麼必須以普通生的資格入學?

這實在是很吊詭的一件事。

餡餡有個同學通過第一階段緩讀申請,前些日子教育局幫這批第一階段緩讀生辦理了特殊生入公幼的抽籤,雖說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安置到公幼特殊生配額,可是至少他們還有個抽籤的機會,可是申請第二階段緩讀的孩子呢?好像從來沒有人想到過他們。

我打了電話給餡餡那位同學抽到的公幼詢問,學校老師說局裏來了公文,她們必須以備取名單順位遞補,無法因為第二階段緩讀生的特殊需求而收留,老師說這個規定讓她沒辦法幫忙我們,建議我們直接打電話到教育局特教組詢問。

所以,我打了1999,一位小姐回應我的電話,我忘了她教啥名誰,不過根據接電話的人形容,她是負責這項業務的市府同仁。

丸子:「請問一下,我要為孩子申請第二階段緩讀,可是如果我想讓孩子進公幼....」

小姐:「第二階段緩讀?緩讀辦法規定上不是要你們自尋私幼安置嗎?」

...是說,要籌措資金送孩子唸一年私幼也不是辦不到,只是我們是吃過私幼,哦不!是公辦民營的虧﹝詳情可參考此連結﹞,實在無法再輕易相信私幼或公辦民營幼能提供特殊兒童適切的教育與照顧...

丸子:「妳的意思是供不起孩子唸一年私幼的家長不可以幫孩子申請緩讀就是了?」

小姐:「不是啦!妳又還沒取得緩讀資格啊!搞不好委員根本不認為妳的小孩需要緩讀啊!」

丸子:「小姐妳沒弄懂我的意思,我本來也以為她不需要緩讀,幫孩子申請鑑輔安置進資源班,可是後來發現她能力還不到,緩讀一年對她將來入小學適應上會有很大的幫助....」

小姐:「啊對啊,妳們進資源班,表示並不嚴重嘛!又還沒到特教班....」

丸子:「妳的意思是一定要到特教班的程度才能辦緩讀就是了?」

小姐:「也不是啦!我是說妳現在也還沒取得緩讀生資格,現在擔心沒學校讀會不會太早啦?」

丸子:「小姐,申請未通過是一回事,可是萬一通過呢?緩讀通不通過我得等到七八月才會知道,妳的意思是我到開學前再來擔心沒學校唸這件事嗎?那會不會太遲啊?」

小姐:「不是啊,我剛不是講了嗎?妳又還不是緩讀生....」

丸子:「我是要怎麼講妳才了解呢?我知道我們還沒取得緩讀生資格,立場有點尷尬,可是像第一階段緩讀生還有機會可以有抽籤入公幼的機會,第二階段緩讀生有這樣的安排嗎?」

小姐:「沒有啊!我們又不能強迫緩讀生一定要唸哪一間公幼!」

丸子:「那若取得緩讀生資格,我如何得知還有哪間公幼有名額可以入學呢?」

小姐:「我們都會公告在網頁上啊!妳可以自己上網看啊!」

丸子:「妳們公家單位的訊息若不是放在首頁,我通常很難找到,妳沒搞清楚我說的是什麼,我不是要你為我的孩子開個特例,我想告訴妳一般會去申請第二階段緩讀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太晚發現有狀況,第二個是情況超乎預期,若是我早知道孩子沒辦法,就申請第一階段緩讀了,幹嘛把自己搞得像現在這樣不上不下,連抽籤入公幼的機會都沒有?」

小姐沒聲音了,我接著說:
「會去申請緩讀的孩子是普通孩子嗎?取得緩讀資格的孩子,會是普通孩子嗎?你在教育局做特教的怎麼這樣?我再告訴妳,這樣的孩子很多不會只有單一問題,我家孩子還有氣喘,我來向妳報告一下我們昨天的行程....」

我把前一天早上、中午、晚上的行程簡報了一次,那天,我帶著兩個孩子到醫院返診拿藥,那個藥診所還沒有,得殺去醫學中心,然後再趕去另一家醫院上療育課,為了把握住孩子僅剩的黃金療育期,孩子不僅每天有節目,回家後還要按照療育老師的建議做各項活動,以期療育發揮最大效益,我可不是每天送孩子去上一小時療育課就認為盡力了的父母。

「妳以為我還有多少時間去打聽我家附近還有哪間公幼未額滿?今年每間公幼參觀日和說明會統統訂在五月十八號,小姐請問,我應該先去問哪一間?妳現在能比剛才更了解我的處境嗎?妳是教育局耶!哪些公幼還有名額對妳而言是那麼容易掌握的訊息,給家長一點方便,積極一點提供這些資訊給家長有那麼困難嗎?我們申請第二階段緩讀的孩子是被政策遺忘的孩子,妳們沒有人認為他們需要資源,可是他們不是普通孩子,他們是需要幫忙的孩子,如果你們不認同家長辦緩讀,也認為緩讀生就只配撿適齡生剩下的資源,那幹嘛還要給家長申請緩讀的機會?統統不准緩讀全部送進小學交給資源班、特教老師就好,家長也不會打電話來煩妳,你們到底有沒有站在孩子的立場著想啊?」

電話的那一頭安靜了大約三十秒

小姐:「對不起,我剛才的口氣不大好....」

丸子:「請問妳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小姐:「我看這樣好了,我把尚有名額的公幼清單附在緩讀結果通知書裏一起寄給每位申請的家長,這樣可以嗎?」

呼~真是好不容易啊!

丸子:「請問妳是從這一屆開始還是下一屆?我女兒的緩讀結果通知書裏會不會有?」

小姐:「這一屆,今年就會有!今年就會有!」

丸子:「謝謝妳,第二階段緩讀生就學權益的問題是政策的問題,不會只有我們家一個孩子申請第二階段緩讀,可不可以請妳們內部在擬定遊戲規則的時候也為他們想一想?」

這通電話,算圓滿嗎?丸子我是講得一肚子火.....從頭到尾也只要到一紙還沒收到的「尚有缺額的公幼名單」。

餡餡呢?雖然她的特質不適合一直換環境,可是我們還是無法留在原公幼,離家近的公幼都是額滿學校,未來一年,不僅餡餡要面對全新的人事物,對她而言是極大的挑戰,對還得帶著米花去接餡餡四處奔走療育的我而言,也是更加艱困的一年。

社會局早療社工語重心長地勸我為孩子的最佳利益著想,要和餡餡現在的學校好好討論繼續留下來的可能性,可是餡餡現在的學校今年連優先入學的孩子都必須抽籤,不好再為難基層教育工作者吧?這是政策的問題,我們被政策所遺忘,如果政策法規不改變,園長想幫我們也很困難。

一個國家的文明,可以從公共政策是否照顧到少數需要而分別出來;一個國家越文明越進化,體貼身障心障的設施與政策就會越完善周到,如果一個社會認為那些少數的特殊孩子不應佔用公共資源,那真的只能顯示這個國家離文明進步還很遙遠。這些特殊的孩子若不是有神通廣大的父母,很有可能因為整個成長過程的負面經驗演變成整個社會的負擔,未來恐怕付出更大的社會成本還未必彌補得了缺憾。

大有為的政府啊!我寧願你們把獎勵生育的經費拿來照顧好所有已經生下來的孩子,不管他特不特殊、普不普通,都能得到適切的對待與教育,否則,還沒生小孩的老百姓看到現在千瘡百孔的教育政策,誰還敢生小孩啊?

名詞解釋:

  • 鑑輔安置:鑑定輔導安置,或稱鑑定安置,家長為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向鑑定委員會申請鑑定安置,鑑定委員透過與家長、老師及學校巡輔老師晤談、實地觀察孩子,並參考醫院診斷、建議後將孩子安置在普通班、資源班,或特教班的過程。
  • 資源班:資源班是指接受該種措施的特殊學生部份時間在普通班與一般學生一起上課,部份時間到資源教室接受資源教師的指導。希望特殊學生在這種安排下,發揮最大的潛能,並發展社會適應能力,順利的在普通學校就讀。
  • 特教班:又稱特殊班,是指附設於普通學校而以特殊學生為招收對象的特殊教育班級,學生進入該班後,一切的活動均在班級內進行,因此,又稱為自足式特殊班。
  • 緩讀:指孩子在幼稚園大班升小一前,因特殊需求而由家長替孩子申請暫緩入學的手續,緩讀申請以一年為限,有兩次機會可以提出申請:第一階段在每年三月開始受理申請,約在四、五月時得知通過與否;第二階段則在每年六月開始接受申請,約於七、八月間得知結果。
  • 公幼特殊生名額:公幼接受一位經鑑定安置流程入公幼就讀的特殊生可以減收三個普通生,通常一個班會有一個特殊生名額,該生會得到政府提供的巡輔服務,巡輔老師會針對孩子個別需求擬定、執行個別化教育目標,並提供家長及班導師特教方面的專業諮詢。

    浪友迴響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oing 的頭像
    zoing

    雞肉丸子過日子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