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多年前的有一天,國媽生丸子,國爸沒陪在老婆身邊,被國媽一唸唸了三十年。

以前每次聽到國媽在算這筆老掉牙的帳,總覺得她小題大作,直到自己經歷過一次自然產、一次剖腹產,又跟國媽一樣選擇當一個全職媽媽之後,我完全能理解一個女人在人生最辛苦的關卡得不到應得的協助時,心頭的那股怨氣足以記得一輩子。

米花回家後吃奶的記錄相當不良,為了讓他別吐得太嚴重,我們少量多餐到無法建立規律作息。以下,是這些日子的其中一天米花餵食記錄:

0:00 20cc
2:10 80cc
4:20 40cc
6:20 40cc
8:10 10cc
9:10 40cc
11:30 100cc
13:00 50cc
14:20 50cc
15:40 30cc
17:00 40cc
18:40 50cc
20:10 30cc
22:00 60cc
22:35 80cc
23:55 10cc

以上時間是開始餵食的時間,米花進食速度不一,平均需要半小時以上,用餐完畢後為了不讓米花酸水橫流必須抱直直。餵食間隔的時間裏,我們要接送餡餡上下學、擠奶、洗擠奶器、洗奶瓶、奶嘴、幫米花換尿布、洗髒兜兜和衣服、收晾衣服和兜兜、折兜兜和衣服並歸位、幫兩枚小孩洗澡、哄睡,為餡餡準備吃食、洗碗洗盤吸地板挖貓砂餵烏龜....

以上不含大人吃飯、洗澡和睡覺、安撫罵罵號的老大,以及米花吐酸水後的安撫及後續處理。

如果運氣好,米花一天只需供餐十二次,運氣差的時候一天可能會吃到十八餐,我們家老爺夜班值到快爆肝,丸子也累得快沒奶了。

拜託,就別再跟寶寶的媽爭辯燙個青菜有多簡單了,好唄?

    全站熱搜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