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9 Fri 2010 23:38
  • 修行

早上到郵局辦手續,遇到一位老伯伯,看起來比國爸年紀大一點點,坐在輪椅上,由女兒推著,妻子陪著到郵局裏辦手續,老伯伯手很抖,講話不清楚,女兒很著急地跟櫃台小姐說爸爸老年痴呆,趁今天神智清楚要請櫃台小姐多幫幫忙,把一些什麼委托書等手續辦好。小姐給老伯伯一些單子,只見老伯伯很吃力地寫著自己的名字,努力了半天寫不到應該寫名字的格子裏,而且寫到一半,還忘了自己的名字怎麼寫....

遠遠地,我帶著米花等櫃台小姐辦手續,看著老伯伯歪歪扭扭的字,想起我那近來讓我傷透腦筋的女兒,覺得不管是照顧小孩還是照顧父母,都是一種修行啊!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決定帶餡餡去做發展評估了!

對某些家長而言,這個決定好像很不得了的樣子,乍聽之下好像餡餡是出了什麼天大的問題需要動用到發展評估,其實比起那些自閉症啦過動兒,餡餡的問題輕微到讓一般路人無法查覺,可是對一個媽媽,孩子的主要照顧者而言,卻是極大的困擾。專家告訴我孩子有孩子各別的氣質特性,要尊重她,可是....老實說我也當過專家,曾經,我們蹲在地上等了兩個小時,只為了餡餡要扣一顆釦子,可是隨著老二出生、餡爸出去上班,媽媽有越來越多的事情要做,照顧孩子當然是我的天職,可是上帝並沒有給我更多時間,如果可以,我願意像以前那樣等她,可是這孩子明年即將上小學了,這樣下去真的沒有問題嗎?

今天早上,餡餡是被鍋鏟趕出門去上學的,為了訓練她動作快一點,我儘可能讓她跟著趕著上班的爸爸去上學,讓她有「截稿壓力」,必須要在某個時間之內完成出門準備的練習,不過付出去的代價就是爸爸經常因為她慢吞吞而遲到,而我們的早上也常在催促聲、叫罵聲和哭聲之中度過,我無法一下子講出慢吞吞的孩子到底造成父母多大的壓力,那種「孩子妳慢慢來」的優雅經常無法複製在我的現實生活之中,這讓我十分洩氣。我放了時鐘在餐桌邊,教她怎麼看時間;我設了家規告訴她合理的用餐時間,時間到了就收拾餐桌;我畫出長長一條線代表一天二十四個小時,用不同的顏色劃分出睡覺、上學,練琴,以及她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想方設法讓她了解時間是流動著不會等人的,通通不管用!我知道慢吞吞是一種氣質表現,我並不期待餡可以樣樣第一事事完美,ABCㄅㄆㄇ有沒有考100分我根本不介意,只希望她可以從極端的緩板﹝Larghissimo﹞進步到行板﹝Andante﹞,真的不行的話也至少能調整到甚緩板﹝Larghetto﹞,至少至少根上團體生活的步調,不要成為那個班上事事因為太慢而落單的孩子。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毛仔和黑貓大姐存好心種的禾丰米又新產品了,若是家裏不煮飯但也想支持這種存好心的契作收成,或想嚐嚐純粹靠地力種出來的米產品,它們會是不錯的選擇。

以下是毛仔寄給我的介紹文及照片:

玄米茶.jpg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Sep 14 Tue 2010 04:39
  • 家規

餡餡五歲了,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上個星期的有一天早上餡爸問了她三次上學該帶的東西都帶齊了沒,小妮子都當作沒聽到,於是就被罰站五分鐘,小妮子不服氣嘰嘰叫又跺腳,那天早上可以想見的大呼小叫哭哭啼,上學遲到不說,全家心情都被搞砸。

鬧劇結束後,我送餡上學的路上我問她剛才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處罰,她說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被罰站,她之所以生氣跺腳,是因為她很生氣爸爸對她大小聲,反而對於自己因為無視於爸爸問話她是沒有自覺的。這表示剛才的罰站是白罰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啊!

我們常遇到的管教上的困難,就是罰了半天小孩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罰,而大人已經被她氣得一踏糊塗口齒不清,餡爸堅持不管小孩怎麼想,不對的就該管教處罰,餡爸是個嚴謹的人而餡只有五歲,用大人的標準來看,餡餡大概沒有一件事做起來合乎標準,更何況是用嚴謹大人的標準,一段時間下來,餡餡開始對爸爸有心結,照這樣下去,不必等到青春期來臨我想親子關係大概就崩盤了!有鑑於此,我參考了隆‧克拉克老師的兩本著作:「優秀是教出來的」和「人格特質最重要」這兩本書,覺得要儘快訂出家規,明確地告訴餡餡哪些行為是好的,哪些行為是我們家不能接受的,也讓餡爸有個依循,不要每件事都要求五歲娃兒達到完美境界,我想這個比做錯了處罰更重要。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幾天前,黑貓大姐打電話來跟我說﹝還記得黑貓大姐嗎?就是那次西嵐的高麗菜事件,大台北地區送菜的那位妖嬌能幹的大姐啊!﹞,她跟毛仔參加農委會的「小地主大佃農」計劃,花了一筆錢在南澳契作一甲地的有機稻米,這塊地是休耕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原住民保留地,今年春天第一次開始耕作,而且是用對土壤最好的方式──自然農法來種植,所謂的自然農法,就是不施農藥也不施肥,純粹靠地力的耕作方式種植,現在這塊閒置已久的農地出產了第一批沒有污染的稻米,她們把它們取名叫禾丰米,黑貓大姐特地帶了兩包來給我們嚐鮮:

IMG_6559.jpg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昨天下午接餡餡放學的時候,餡班上的YAYA老師輕聲地告訴我,這是她在這間學校最後一天上班了,邊說著餡餡邊有點扁嘴忍住眼淚的樣子,很顯然,餡餡很喜歡這位老師,老實說,我也很喜歡她,雖然她才來這個學校幾個月,卻在短短的時間裏就跟內向怕生的餡餡建立起很好的關係,每次在接送過程那短短幾分鐘裏,家長提到小孩的問題她都很快能進入狀況而且掌握住重點,在我心目中她真的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老師,她的離開讓我覺得可惜,即便月底我們也要轉去公幼,我仍然覺得學校沒能留住這樣好的老師真是令人遺憾。

餡餡實在是個幸運的小孩,在這最初的學校經驗裏,她遇到的老師雖然個性不同,但都非常有耐心而且專業,但是我知道,並不是所有園子裏孩子的父母親都有相同的感受,因為我在學校說故事的原故,許多家長認為我比她們更了解學校的運作,有時候會想找我聊聊,特別是這陣子學校裏老師異動很頻繁,家長們都十分不安。其實我也沒大家想像的那麼豁達自在,餡是個敏感內向的孩子,我也十分在意老師異動的問題,但是因為我們讀的不是公幼,老師異動也不是我們做家長所能左右的事,我能做的,就是盡自己所能地,讓老師在帶我的孩子時有一種結善緣的感受,讓我們之間的互動變成一種善的循環,讓這個善的循環能持續流動到孩子身上。

昨天,餡餡回家的路上跟我說,YAYA老師請她吃棉花糖,她想送老師一朵紙花作紀念,我們急急忙忙跑回家,草草在小紙條上表達了我們對她的感謝與不捨,然後餡挑了一朵她自己做的紙花,我們一路跑回學校,好趕上老師下班前交到她的手上。回家後,我看到YAYA老師在聯絡簿上寫道,謝謝我這些日子以來在聯絡簿上與她交流餡餡在家裏的點點滴滴,我真的感動到差點眼淚就流下來了!她真是個好溫暖的老師啊!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是說我們雞家那個非常有科學家精神的爸爸前幾天興沖沖地告訴我,網路上有賣一種東西叫作吸音器,就是如果你在開會不想讓別人聽到談話內容,可以把這個東西放在地上﹝我也忘了是不是只能放在地上,不過照片是放在地上的﹞,這麼一來密室會談就不會被隔牆的耳朵聽見....

餡爸說這種東西有兩個機制,一是把聲音吸進去,使散發出會議桌範圍的聲音變小;另一個機制是放出一種聲波,干擾隔牆的耳朵,讓會議以外的其他人聽不清楚。

只要講到有關音響的東西,這男人就非常實事求是追根究柢十分感興趣,他很熱情地向我解說其中的原理,五年沒好好睡覺的丸子當然是有聽沒有懂,更無法有條有理地在這裏介紹給大家,聽完落落長的介紹之後,我只想到....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沒錯!我們家還在裝修,工班退場後我們搬回家,接下來的工作我們都DIY,窗框因為找不到合適的木工所以也決定自己來,人住在家裏又帶小孩,每天的進度沒辦法太多,不過弄壞的道具倒是不少:

IMG_6393.jpg

這是這陣子被老爺鑽壞的鑽頭,感謝上帝!鑽壞的只是鑽頭而不是牆壁。

成仁取義的還有一枚元老級的電鑽,嫁給餡爸之前它就長駐在家,這回也成了英烈,來不及拍照就送進忠烈祠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一度老爺的手肘也壞了,過度使用之下他的網球肘復發,做了好一陣子復健都沒改善,甚至抱小孩提重物都有困難,我差點以為他的手肘也成了雞門英烈.....後來我們在網路上找到這個影片: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上回掉錢包之後,餡爸為了避免日後我又被偷被扒損失太大,教了我兩招,不過這兩招我自己也中招....

第一招:既然蛋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裏,證件鈔票當然也不能裝在同一卡錢包裏!

餡爸之前去過治安很不好的國家旅遊,他的應變方式是他每個口袋裏都有錢,就算被偷被扒也不至於損失太大,所以教我要把錢分散擺,證件也不要放在同一個口袋。丸子有聽話,乖乖去格子趣選了兩枚看起來很不值錢的包包,分別把購物用的啦哩啦雜會員卡、提款卡、信用卡、鈔票、大人小孩的健保卡、悠遊卡什麼有的沒的分成兩組包成兩包,不過我發現若要維持正常生活,出門的時候還是兩個包都得帶著才行。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些日子丸子是衰到家了,有天帶米花去診所打預防針之後想順路逛一下菜市場,沒想到整個包包被偷走,才一轉眼的功夫,錢包、鑰匙、米花的健康手冊和水壼通通不見去,一旁熱心歐巴桑提醒我要趕快回家打電話給銀行止付那些卡片,我往回家的路上跑了幾步才想到,從菜場慢跑回家起碼要二十分鐘,可是菜場旁就有警察局,何不先到警察局去?不是東西被偷都是去警局備案什麼的嗎?

於是我換了方向跑去警察局,協助我的正好是我們家管區,他先要我把包包裏的東西寫在紙頭上,包括證件、銀行的信用卡提款卡什麼有的沒的,然後他幫我找到銀行電話讓我直接在警局打電話。接著管區警察提醒我先去戶政單位重辦身份證,到警局備案這個動作不必急,我很聽話,回家查了補辦身份證要備妥照片,還要三個月以內的﹝不是資訊數位化嗎?當初辦身份證的照片明明是電腦處理直接印在身份證上,那應該電腦裏會有我當初申請的資料才對,為什麼還要叫這麼倒霉的人再花錢拍大頭照?這樣不就沒便到民了嗎?﹞我沒有,只好去拍了醜不拉嘰大頭快照,然後直奔區公所重辦身份證。

就在我拿到新的身份證時,另一個派出所警察打電話通知我錢包鑰匙找到了,於是我又搭車去領回,錢包裏的錢是當然不見了,不過所有的證件和卡片都在,健康手冊不見了,但早上診所護士插在健康手冊裏的米花健保卡卻是好端端地插在錢包裏,警察還給了我拾獲人的電話,要我打通電話謝謝人家。

zo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